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武侠仙侠>剑魁> 正文 二百四十五:私兵(中)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二百四十五:私兵(中)

作者:太上小君
    酒庄偏院,初春的潮气侵入屋子,被褥压在吴寒身上,重得像铁。

    两天前,他被李不琢送到庄里,庄人对这位少年多少有些敬畏。吴寒沉默寡言,连对待照顾他起居的江酒儿都没说过几个字,不过好在他并不冷眼待人,所以两日过去,庄人对他的敬畏,便转为了好奇。

    江酒儿领李不琢在门口停下,低声道:“这几日他没有外出,按您的吩咐,每日的药膳他都吃了,配上您留下来的伤药,他的伤已好了许多,每日能下床走动至少一个时辰。”

    李不琢问道:“这几日他有没有说什么?”

    江酒儿一怔。

    李不琢道:“譬如他的来历,他有没有打探过什么?”

    江酒儿摇头,伸出五个手指认真道:“他这两天说的话都不超过这个数呢。”

    李不琢点点头,推门而入,便见到了坐在床沿,直直看着门口的吴寒。

    刚才的话李不琢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吴寒自然是只字不漏听在耳中,张了张嘴,虚弱道:“你什么时候,能放我离开?”

    “放你离开?”李不琢皱了皱眉,“你这口气,听起来像我把你幽禁在这里。”

    吴寒扯了扯嘴角,沉默不语。

    李不琢来到桌边坐下,对他说道:“你师父托我护你周全,但我能力有限,暂且只能让你在这酒庄里住下,才能隐姓埋名。”

    吴寒捏紧拳头,身子微微发抖,寒声道:“那我师父就白死了吗?”

    李不琢叹道:“那两个围杀你的大夏龙雀,首级眼下就挂在河东县城门上,等你养好伤,时局稳定下来,我带你亲眼去看。”

    嗵!

    吴寒重重锤了床沿一拳,眼神冰冷,对着窗外一字一顿道:“不光他们,我要幕后指使他们的人也偿命!”

    锤完一拳,他脸色苍白,喘了两口气,对李不琢道:“对不住李大哥,你救我的恩情,我记在心中,我知道你顾及自身安危,所以不让我离开,但我以性命保证,就算我落入奸人之手,也绝口不提与你的干系。但你若不肯放我离开,便也是我的仇敌。”

    半年前还是嗫嚅软弱的少年,眼下却也有了几分狠辣的气质。李不琢打量着吴寒,暗暗点头,却冷笑道:“若只听你前半句话,我还以为你至少有些义气,你后面那句话,却说得太蠢!你想报仇,可知道自己的仇敌是谁?”

    吴寒还没回答,李不琢就道:“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连仇敌都没找到,又要火急火燎要把我这个救命恩人树立为仇敌,你这样的蠢货,若能报仇,倒不如信你那仇人被雷劈死了。”

    吴寒面色微微发白,心知李不琢说得的确有道理,但吴心之死,对他来说更甚于丧父之痛,心中憋闷烦躁,狠声反驳道:“他们终究被我找出来!”

    咽了口吐沫,他又紧紧盯着李不琢双眼,压低声音道:“你们说,那两个想杀我的人,是大夏龙雀,也就是前朝余孽。我既然流着前朝皇族的血,那些人把我当祖宗供着还来不及,怎么敢杀我?”

    “你倒不是一味莽撞,还有些考虑,这倒让我对你有所改观。”李不琢面色稍缓,吴寒说得不错,任何大夏龙雀一旦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莫说伤他,拿多少条命换他的命,也有的是人在所不辞。

    吴寒仿佛得到了鼓励,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潮红,急忙说道:“他们既然会尊我为皇族,我便去做他们的主子!到时候,我找到那幕后主使之人,号令其他人,便能把他杀了!”

    李不琢冷笑不止:“想得挺好,他们的确不会杀你,但你不怕被杀,那掌管大夏龙雀的人,却能轻易把你变成傀儡。眼下你在我这一亩三分地,还只是暂时被禁足,你若落到他们手中,便永世不得翻身,只能被他们借着你的名头,去做你师父不愿意见到的事。”

    见吴寒表情有些不甘,李不琢加重语气道:“现在我就能轻易把你摁死在这偏房里,而掌控大夏龙雀的人,若想摁死我,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连我都比不过,还要痴心妄想,去那大夏龙雀的头子面前,做那送死的事?你可知道,你师父死前把那劳什子复国宝藏的线索交给我的意思,便是让你隐姓埋名,不被皇室血脉所累!”

    听到是吴心的意思,吴寒张了张嘴,低下头去,喃喃道:“但我能如何,难道,难道就这么算了?不!”他抬起头,“我听了师父一辈子的话,这次却不能听他的!”

    “你师父就是因为你的莽撞,为了救你,才丢了性命,我本以为你会长些记性,谁知才过两日,你又死性不改。”

    李不琢站起身来,冷冰冰瞥了吴寒一眼,吴寒心里一颤,只觉被冰刀子刮了一遍,微微起了鸡皮疙瘩。

    李不琢继续道:“你除了身上流着武家的血,还有什么用?你若真想为你师父报仇,眼下必须忍辱负重,若禁足养伤这点委屈都受不得,你终究只能是个遇事只会流泪的废物!你以为,敌手会因为看见你哭得可怜,来可怜你?”

    收回不光,李不琢头也不回,就向外走去。

    与在幽州长大吴寒不同,李不琢少时从军,在战场上,许多人甚至连一次犯错的机会都没有,一旦犯错,便会丢掉性命。吴心已因吴寒而死,吴寒却又要重蹈覆辙,李不做对此举深恶痛绝,所以也没了好脸色。

    而且,吴寒怯懦而无主见,虽然因为吴心之死,而变得狠辣勇敢了一些,却仍是武断莽撞,不足与谋。要稳住这类人,就是要说重话,他才听得进去,李不琢这番话,几乎不留丝毫情面,便是要把吴寒骂醒。

    斥责完吴寒,李不琢也不管吴寒如何去想,便来到练武场,唤来应十一、鹤潜、黄奴儿等人。在离开河东县,到新封府考试之前,李不琢便已交代应十一开始训练私兵,眼下便到了考验成效的时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