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历史军事>汉祚高门> 正文 1345 正宜杀贼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345 正宜杀贼

作者:衣冠正伦
    其实石涉归内心里,对于功劳与否并不甚看重,或者说已经过了追求功劳的阶段,就算能够将襄国城完好无损的保护下来,能够得到的实际犒劳其实也有限得很,毕竟他本身便是国中元勋兼羯族耆老,名爵方面也是崇高,很难再有追加。

    至于主上石虎对他们这些元老的忌惮,也并不会因为襄国一战如何而有所改变,之所以石涉归等人还要尽力于此,更多还是但求无过。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当中就全无机会,寻常功事对他们这些元老而言自然只是可有可无的点缀,但若是拥从扶立则又不然!

    石涉归眼下也想清楚,他此前受于博陵公石遵鼓动去诛杀王朗,其实是将黑锅甩在王朗这个统率禁卫的领军将军头上。因为死无对证,事后主上追究起来,太子石邃所需要承担的罪责便有可能消弭到最低。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石涉归也不得不感慨博陵公这个主上的嫡少子并不简单,就连他在当时也只是自喜于再得权柄,而没有深想到这一层。

    不过眼下再想起来,就算王朗的死能够为太子分担相当一部分的责任,但襄国此乱实在是太严重,而且太子又失主上所意年久,经此之后,还能保住嗣位的可能近乎于无。

    博陵公的机敏与礼敬都给石涉归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更因心知自己若想得于彻底翻身,则必须要在之后储位争夺这种影响深远的暗潮中有所建树才有可能。

    虽然石涉归并不觉得博陵公有太大的机会,毕竟有太子前迹,主上对于这个与太子一母所出的少子会否迁怒还在两可,博陵公顺序得立的可能也不大。

    但石涉归也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主上其他英壮之子历事年久,也早已经各有班底,他这样一个元老人物就算主动求靠过去,对方未必会接纳,而主上也未必就会乐见。

    借着今次守城定乱,他们已经与博陵公搭上这样一条线,若能众口一声的为博陵公稍作饰美,是有可能保下博陵公免于太子的牵连。之后即便储位无望,博陵公也能上眷不失,更因这一次表现尚可,或许得到真正外用。至于他们这些人,便可成为博陵公的嫡系心腹,顺势组建起一股新的力量。

    羯国这些贵胄们,凶恶之余,也都不乏狡黠,听到石涉归这么一说,稍作回味之后便有了然,于是便纷纷点头,附和此声。他们虽然各自困境不同,但也都不排斥能够与一位皇子藩亲达成一种默契和情谊。

    不过这都是之后需要考虑的事情,眼下襄国危机还没有彻底结束。

    随着天色越来越黑,石涉归又举步向宫城下的夜幕眺望,沉吟道:“看来城下贼众与此前宫内敌军并非一路,否则敌军不会如此轻去啊。那么今夜请诸位各自勉力一战,先破宫外乱匪,之后再引部出城,歼敌在野。虽然都邑今次祸损难免,但是咱们能够勇而定乱,回挽损失,也可称是无负国恩了。”

    众人闻言后,又都笑语点头,虽然共事不久,但石涉归凭其老练经验与眼光判断,再加上此老早前便不乏誉望功勋,很快便也竖起了威望。

    “乱匪只是小扰,那一路晋军虽然人众不多,但却不可小觑。原本还打算夜中再消灭乱贼,既然晋军已经撤离宫苑,眼下便可出攻乱匪,从速定乱,还可有半夜时间略作休整,待到天明,即刻追击敌军!”

    听到石涉归这么说,众人又都纷纷起身请战,他们各自心里也是窝了一团邪火亟待发泄,而且这段时间对峙下来,对于城外乱众们底细也有了然,除了藏匿在当中一些精壮悍卒之外,其实整体实力马马虎虎,哪怕夜中出击,危险也并不太大。

    得于各家拥从,石涉归心情更加欢悦,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挥拳说道:“众皆渴战,军心可用,那就一同出击,让这些伧野卒众知道作乱国中是何下场!”

    众人闻言,齐齐应诺,之后便各归部伍整编卒众,摩拳擦掌准备大杀一通。

    夜色渐深,混乱了一个晚上并白天的襄国城终于又恢复了几丝静谧。虽然宫城内各路人马都在整装待战,但他们自然也不会没有经验的大作喧哗以至于让城外乱民有了警惕。

    这就是有经验和没有经验的区别,特别是在一些细节方面,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行伍搭配与训练,是很难兼顾到如此细致的。

    而在各军备战的时候,石涉归也不忘派出几批斥候始终跟随观望那一路晋军动向,虽然晋军逐杀斥候太凶猛,他们也不敢过于靠近,但百数车驾、数千宫人随行的庞大队伍,在此夜中也是无从掩饰,正浩浩荡荡往襄国城西南郊野行去。

    半个时辰之后,宫城内各家部曲私兵已经整装完毕,随着一声雄浑鼓响,建德宫城头陡然火光大亮,诸多粗大火柱组成一条狰狞雄壮的火龙,霎时间将宫下一片区域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与此同时,建德宫一应宫门、侧门俱都洞开,露出门内早已经整装列阵、器械狰狞的各家私军。而在各军之后,石涉归略感苍老干涩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举火杀人,人生大乐!此番出击,若不能从速大破贼众,无复归来!”

    虽然被冷置日久,石涉归旧年也曾督掌大军,原本此类攻杀乱民的战事也不至于令他如此激动。但之所以刻意表现的如此豪迈,则是因为他那位预定的少主博陵公石遵也在场观望。石遵乃是他特意派人请来,也是想趁此向石遵展示一下他老而弥壮的豪迈。

    “殿下请于此中稍待,军士出击,转踵必携贼众首级凯旋!”

    待到各军依令出动,石涉归才又微笑着走向石遵。

    而石遵此刻脸上也是激动难掩,在此之前,他于一众兄弟当中并不算出色,特别是还有太子石邃这样一个嫡长兄的存在彻底掩盖住了他的行迹,就连主上石虎对这个嫡少子都每有忽视。在这种情况下,石遵自然也就难得有这样督阵观战的机会。

    “可惜此夜无月,否则当胜览我国壮士大破贼徒的雄壮!”

    石遵有些遗憾的抬头望了望黝黑天幕,他就算心机深沉一些,也难免少年心性,对于此一类的经历已经是期待许久。可惜家门恶兄当头,也让他不敢过分彰显自己以求主上授用。

    建德宫外如此大张旗鼓,已经退行至襄水近畔的那些乱民们自然也受惊扰,虽然有着夜色笼罩难窥全貌,但也可见营火摇摆、人声杂乱,可见已是惶恐到极点。

    由于城西马营为晋军所破,而宫苑中也并无足量备马,所以今次出战各家部曲大多步卒。但即便如此,此刻也是气势高昂,从建德宫到襄水河畔数里的距离,很快便行程过半。

    而前锋锐士已经可以借着火光照耀看清楚对面营伍之慌乱,自然胜算更加笃定,一个个纵声大笑起来,一扫日间被围堵穷攻的颓丧之气。

    然而正在这时候,襄水西境突然狂风骤起,准确的说是骑士陡冲、裹挟狂风,贴着襄水河边,如一柄利刃直接扎向距离襄水已经不远的羯国军阵。

    “王师奋武沈云在此,谁能害我袍泽!”

    去而复返的沈云一骑当先,人还未至,声已先达,而比声音更快的,则是其马鞍上所挂着的一捆投矛,其中两根短矛已经是脱手而出,飞矢贯空、同时贯穿两名仍在向南奔行的羯军战卒!

    其身后奋武骑士们同样依法而攻,他们这些投矛都是仓促打制以补箭矢的匮乏,削竹为锋,而为了增加重量,内里都塞着金玉重物,如此抛射而出,飞快投杀一片!

    “怎么是晋军?”

    “晋军又回来了!”

    原本气势如虹出击的羯军,因此变数,气势陡然被打断,多数人都感无所适从,要知道他们此行出击的对手可是襄水对岸的那些乱民,却没想到情报中已经撤离的晋军竟然复又杀回!

    何止羯军想不到,就连沈云自己都没想到,如果不是抓住几个羯军斥候舌头,他也根本不知徐无病等人居然在襄国城内营造出如此声势。若是提前一步知晓,他还真不会这么轻松撤离,毕竟羯国这座皇宫还有近乎一半区域没有拆解糟蹋呢。

    之后沈云便吩咐其余奋武将士继续押运人货队伍夜行,他则率领两百奋武军再次冲回襄国城,一路飞驰,还要超过羯军外探回报的斥候抵达战场。

    奋武军回援人众虽然不多,但却胜在出其不意,况且轻骑冲杀这些号令终究不能统一的羯国贵胄私军们,当者无不披靡。至于还未遭受冲击的那些羯军,这会儿也是惊慌失措,纷纷倒头便向宫门还未合拢的建德宫逃去。

    至于临行前石涉归所言不能破敌、无复归来,那只是一句屁话罢了,老家伙自己又不出战,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奋武两百轻骑,沿着襄水河边冲行几个来回,此刻建德宫外即便还有羯卒,也都根本不成阵势,正竭力向四野逃窜。

    “徐无病是否还在?即刻率部归伍,随我杀贼!”

    听到将主沈云于对岸的呼喊声,原本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兵尉徐无病绷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出来,他很担心因为交流的不畅致使此前的好局面白白错失掉。

    他登上此前羯国领军王朗观望城南局面的望台,俯瞰及下,大声喊道:“援军已达,河北诸义还敢追从一战?”

    此刻这些民众中,如刘度等人本来已有万念俱灰的绝望感,却在大祸临头的前一刻陡然又看到希望之光,此刻也是激动得无以复加,竭斯底里咆哮道:“河北义士,岂惧一战!天不绝我,正宜杀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恶魔就在身边 御鬼者传奇 奇迹的召唤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