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现代都市>上嫁:蛊妃惑主> 第六十一章 你看我的裙子干什么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你看我的裙子干什么

作者:青旗羽客
    小 】,♂小 】,

    第六十一章 你看我的裙子干什么

    姜使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起身走回燕凛身边。

    “王爷,我们回去吧!”

    今天一晚上总算没有白忙活。

    燕凛对少天吩咐道:“把他带回去。”

    “是!”少天正要朝黑衣人走过去,犹豫了片刻,又走向了姜使君,将自己手上的小包裹递给了她。

    少天羞愧难当的说道:“属下无能,没有找到姜小姐要的锦囊,是属下来晚了,但是属下给姜小姐带来了一件衣服御寒。”

    姜使君接过衣服,这护卫的觉悟还算高。

    她把包裹打开,拿出里面的衣服穿上,这才把披风还给了少天。

    燕凛送姜使君回去,而少天则要将抓来的异党带回去关押起来。所以回去的路上,也只有他们两人。

    姜使君因为得到了蜂王,一路上都很兴奋。

    燕凛问道:“你方才为何捂住本王的嘴,不让本王说话?”

    姜使君答道:“有一种蛊术叫做挑气蛊,这种蛊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通过问答对话的方法,不利用任何蛊虫和毒草,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将蛊种到人的身上。”

    姜使君看了燕凛一眼:“刚才那个人看起来是在和你说话商量,其实是想要给你种蛊。你只要再和他说上几句话,就会被他种蛊。”

    燕凛又问道:“那你为何无事?”

    “因为他的蛊在我不让你回答的时候,就被我挡回去了。挑气蛊也不是随意都能种的,他需要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才能问答。黑衣人不认识我,所以自然不能对我种蛊。”

    对于黑衣人来说,她就是个意外。

    燕凛了悟,又看了看姜使君的脸,似乎在做什么盘算。

    姜使君又说道:“不过种蛊也得看蛊术的高低,蛊术厉害的人,只消说两句话,就能给别人种蛊。至于这个人,也许是对挑气蛊掌握的还不是很好,所以和你说了好几句话,你还没有被种蛊。”

    如果换做厉害的黑巫师,燕凛早就被算计了。

    姜使君走在燕凛前面,裙摆跟随她的动作一曳一曳的,燕凛忽的想起月色下的荷叶摇动的样子。

    姜使君忽然回过头,对燕凛说道:“从前坊间有传说,半夜听到别人叫你的名字,不要应答,不要回头,免得被魇。其实也是这个道理……王爷?你看我的裙子干什么?”

    姜使君注意到燕凛的目光垂在自己衣摆下,突然转口问道。

    “……你的衣服脏了。”

    姜使君提起自己的衣摆一看,果然沾上了些许尘土。

    燕凛移开目光,看看天色,“天就要亮了,本王先送你回去。”

    两人一道往树林外走去,等他们全部离开以后,一直躲藏在树林里的另一个人,才堪堪现身。

    那是个少年,身上穿一袭并不出挑的青衣。

    面容清隽,只是年纪不大,似乎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双手交叉搭在胸前,倚在一棵树旁。

    他先断了青铜兽面人的后路,处理了火袄教前来接应的人,本想趁着厉王进不了树林,把卷宗从火袄教徒的手中夺走。

    没想到厉王竟然找了一个懂蛊的女子来帮忙,不仅化解了树林外的蛊蜂,还先他一步,把卷宗拿走了,让他白忙活了一场。

    “东周国里除了火袄教,竟然还有懂蛊的人。”

    真是太有意思了。

    姜使君回到姜府以后,把蜂王藏了起来。忙了一个通宵,她也早就累了,倒头便睡。

    小知天亮就来叫过她,但是被她遣出去了。小知也不敢打扰她,就任由姜使君继续睡。

    燕凛回到厉王府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少天已经把人关进了暗牢里,回来向燕凛禀告这件事。

    “王爷,人已经囚起来了。”

    “嗯。”燕凛随意应了一个字,走向自己的屋子:“准备热水,本王要沐浴。”

    少天的目光无意落到了燕凛的手臂上,乍然见到衣袖上面的血迹和随意,少天惊讶道:“王爷,您何时受的伤?”

    燕凛一愣,先前一心在青铜兽面人盗走的卷轴上,也不曾多留意手臂上的伤口。经少天这一提醒,手臂上的痛感才隐隐传来。

    少天气道:“是异党使阴招伤了您?我这就去将他……”

    “不是,”燕凛抬起自己的手臂淡淡道:“是姜使君砍的。”

    这女人,胆子也是奇大。

    这么一刀子也能毫不犹豫的砍下去,真是丝毫不怕他秋后算账,拿她是问啊。

    少天一愣,“姜……姜小姐?”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是怎么做到伤了王爷的?

    转眼少天又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如果伤王爷的是姜小姐,他是要拿姜小姐是问呢,还是不要拿姜小姐是问呢?

    看着燕凛一句也没有交代要如何处置姜使君的意思,少天眼中露出了迷茫的目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他记得王爷不是这么宽容大度的人啊。

    晌午时分,姜使君才被饿醒。

    她揉揉空空的的肚子,讲了一句人是铁饭是钢,穿上一件衣服打开房门,“小知,准备午膳。”

    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刺的姜使君的眼睛疼,姜使君抬手挡了挡。

    小知本来在屋外做针线,随时听后姜使君的吩咐,一听到姜使君的话,就立刻站起来道:“是,小姐。用膳之前,小知先给小姐打点水洗漱一下吧?”

    “去吧去吧。”

    姜使君在屋外伸了个懒腰,转身回屋倒了一杯茶。不过片刻,小知就从外面跑了回来。

    小知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门外说道:“小姐,厉,厉王来了。”

    姜使君呛了一口,“进院里来了?”

    “还没,这里是内院,厉王应该是知道不妥当,所以没有进来。但是他就站在院外等小姐呢。”

    姜使君迅速洗漱以后,去了院外。

    燕凛再远院外,好像在看府里的景致,李氏跟在燕凛背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心里忐忑不安。

    她早就听闻过厉王对付人的手段,所以半点都不敢得罪。就是从前唐王殿下来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紧张呀。

    见到姜使君从院子里出来了,李氏的脸上便多了几分喜色。

    昨日赐婚一事太突然,她才没有想明白。但是回府细细思量以后,她又对圣上赐婚一事,半点不嫉妒了。

    唐王殿下是金骨,骨品之高,已经让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可是他都看不上的姜使君,厉王这东周国唯一的圣骨难道能看得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