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现代都市>上嫁:蛊妃惑主> 第二百六十二章 燕四岁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二章 燕四岁

作者:青旗羽客
    小 】,♂小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燕四岁

    姜使君拿着冰片说道:“生气你也不能不含冰片啊,不然一会儿进去,里面的岩壁灼人,你可是要受伤的。”

    姜使君说完,又把冰片往燕凛面前凑了凑。

    燕凛瞥了她一眼,没有接。

    他转向另一边,酸酸的说道:“你只管给侍卫们送冰片,管本王干什么。”

    姜使君愣愣的眨了两下眼睛。

    都这样了还说不吃醋呢?这醋都翻涌成大海了好吗!

    这老狐狸是真的被她捋炸毛了呀。

    没想到他还挺有脾气的。

    他平时挺温和的一个男人,也难得见到他真生气。今天这幅样子倒是少见,却也难得的让人觉得他很真实。

    姜使君一时觉得有点无所适从。

    姜使君回头哭笑不得的对顺天说道:“王爷生气了怎么哄回来,在线等,挺急的!”

    顺天一愣,他怎么知道!

    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他!

    他可是一个正经的男人,一个正经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去了解怎么哄男人!

    顺天张张嘴,正要说话,就见燕凛转过身,对他斥道:“你闭嘴!”

    顺天:“……”

    好嘞,王爷!

    顺天默默的退到了少天的身边。

    少天淡淡道:“伴妃如伴虎啊。”

    顺天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少天说的太对了!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无辜了。

    姜使君睁大眼睛看着燕凛,一阵愕然。

    燕凛心底这把火烧的有点大啊。

    她小心翼翼道:“你真生气了?”

    燕凛拍了两下自己的胸口,低头看着姜使君说道:“这里,很闷。哄本王。”

    燕凛这么说其实已经算是轻的了。

    事实上他岂止是闷,他心底燥郁的简直要烧起一把滔天大火。

    姜使君怔了怔。

    哄他?

    姜使君有些不敢相信,这句话竟然会从燕凛的嘴里说出来的。

    她以后是不是该叫他燕四岁?

    姜使君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墓道,回头对少天他们说道:“请你们转身回避一下。”

    少天闻言,拉着还在发呆的顺天一齐转过身背对着他们。

    其余侍卫也跟着他们一起转过了身。

    姜使君伸出一双玉臂,环住了燕凛的脖子。

    然后她踮起脚尖,在燕凛的嘴角亲了一口。

    燕凛眉心的皱痕逐渐舒展开。

    她轻轻吻在自己唇角的那一下,温温软软的。

    她身上独有的那股香气似有若无的萦绕在他的鼻尖,仿若一只手,渐渐抚平他心底的燥郁。

    他真是越来越拿她没办法了。

    明知道她是故意激自己也会生气,可是她一旦示好,他的心底又会情不自禁的软下来。

    燕凛低下头,正想要噙住她的红唇,反客为主的加深这个吻。

    熟料她却忽然侧过头,避开了他。

    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让燕凛感觉很不舒服。

    心底的一团火现在也好像被包住了一样,让他想发又发不出来。

    她就是会折磨人!

    燕凛的喉结滚了滚。

    姜使君却松开环住他脖子的玉臂,笑盈盈的指着墓穴入口说道:“火灭了,我们该走了。”

    她说罢,将一块冰片含进了嘴里,并伸手将另一块,递给了燕凛。

    燕凛看着躺在她手心里的那片冰片,伸出一双铁臂把她紧紧地箍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捏着姜使君精致的下巴,眸光落在了她的一双红唇上,沉声道:“本王的火还没有灭。”

    “唔!”

    他低头啃着她的红唇,故意用力弄得她微微地疼,就好像是在惩罚她刚才的不懂事。

    他的手轻轻一用力,就足以让她微微张开嘴。

    然后他的舌头便强势撬开她的贝齿,巧妙的将她口中含着的冰片勾进了自己的嘴里,得逞以后,又在她的舌尖咬了一口。

    姜使君合上自己的牙关,快要呼吸不过来了,连忙拍着燕凛的肩膀,呜呜嗯嗯了两声,燕凛这才罢休。

    姜使君皱眉看着他问道:“不是给你一片了吗,怎么还来抢我的!”

    燕凛刚刚尝到了甜头,眼中的阴霾散尽,挑眉道:“本王喜欢。”

    呵,燕四岁。

    姜使君把手中的另一块冰片含进嘴里,对燕凛道:“快走吧,时间不多了。”

    少天走过来把银盒和剩下的冰片还给了姜使君。

    一行人重新走进墓道里。

    这时候墓道因为刚刚烧过冷油,温度还没有完全降下来,四壁灼烫无比。

    若是谁在这时候提一桶水浇上去,内壁一定会呲的冒气一阵白烟,瞬间将水分蒸发。

    但是他们因为有姜使君给他们的冰片护体,所以并没有感到多么灼热。

    他们往里走了一段距离,便愣住了。

    刚刚被冷油灼烧过的墓道,现在竟然显现出一种烧红的烙铁的颜色。红的透明,红的热烈。而刻在四壁的火焰纹,仿佛也变成了真实的火焰,在四壁跳动燃烧。

    她好像置身于满是火焰的熔炉里,等着被熊熊烈火烤化。

    这就是火袄教最崇高的教义吗?

    让自己在熊熊烈火中燃烧,愚蠢的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奉献给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神。

    人的无知啊,真是可怕。

    世界上就算真的有神,那他存在的意义也只会是叫人更加勇敢而坚强的活着,而不是诱人走向死亡。

    这时候她的腰上一紧,整个人就被燕凛搂进了怀里。

    燕凛低头对她说道:“抱紧。”

    姜使君点了点头,双手抱住了他。

    燕凛脚尖轻点,使出轻功,抱着姜使君迅速从墓道里穿过。

    他的速度之快,几乎叫姜使君看不清周围的景象。

    其余的侍卫也拼尽全力跟上燕凛。

    现在就是拼速度的时候,若是掉队了,洞里的冷油再度积蓄起来,他们很可能会在墓道里被烧死。

    一路上,他们的确遇上了不少隐藏的机关。

    但是因为墓穴里的冷油已经烧光了,且新的冷油还没有渗透下来,所以那些机关,对他们几乎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偶尔几个行动慢了一拍,也只是被燎了衣服而已。

    姜使君因为一直被燕凛抱在怀里,燕凛的反应和速度又都快的惊人,所以她虽然是这群人里唯一不会武功的一个,但是却因为抱住了燕凛这条大腿,而一点伤也没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