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现代都市>上嫁:蛊妃惑主> 上嫁:蛊妃惑主 第六百三十五章 血路,脏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上嫁:蛊妃惑主 第六百三十五章 血路,脏

作者:青旗羽客
    一直躲在小小的宫殿之间,姜使君并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知道,燕凛他们的谋算,成事了。

    起初走上那条偏僻的御道,她甚至还没有任何这个皇城里发生过一场宫变的感觉。因为四处实在是太干净,也太安静了。

    直到她跨上一条拱桥,闻到河水里透出来的味道。

    那是浓浓的,血腥味。

    这条河流经大半个皇宫,别处死了人,尸体掉进了河里,河水染了血,一直流到了这里,才会给河水染上这种味道。

    萧彦走上这条石拱桥时也驻了驻足。

    唯独燕凛,像是见过了太多厮杀的场面,一言不发地带着姜使君往前走去。

    越是离开他们起初待的宫殿往卧龙殿走,周围路上可见的血迹就越多,没来的及处理的尸体就越多。

    今夜死去的籍籍无名之徒的鲜血染红了夜里的花朵,血滴在花瓣上像是眼泪一样地往下落。

    盛世繁华,权利更迭,哪里不见血泪啊。

    姜使君跟着燕凛,一瘸一拐地走上了卧龙殿。

    现在的卧龙殿已经被彻底掌控,里三层外三层,被士兵层层包裹的好像一个粽子。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而一身铠甲的姜疗,就站在卧龙殿门前,等候他们的到来。

    今夜平叛,他是冲锋陷阵的第一人。

    姜疗看了燕凛一眼,说道:“进去吧,齐王已在里面等了。”

    卧龙殿前的台阶黏腻腻的,好像被人泼了一层血,可见之前这里的战况有多惨烈。

    但是现在这四周却不见一具尸体。

    姜使君看着眼前的台阶愣了愣,抬步想要走上去的时候,却忽然被燕凛横抱了起来。

    搂着燕凛的脖子,姜使君惊道:“我的腿早就已经好了,我自己可以走。”

    燕凛直视着眼前的大殿,说:“血路,脏。”

    脏的路,他来走。

    她只要享受他给她织就的荣华与安然就好。

    燕凛说罢,抱着她,一步一步地迈上卧龙殿前的台阶,走进了那座即便经过了一场叛乱,也依旧灯火通明的大殿里。

    燕凛喃喃道:“十数年前,本王在这座大殿里,第一次抱了你,那时本王说,要娶你回家。如今,本王也一样抱着你,送你回家。”

    此后,她能拿回从前所有属于她的东西。

    就算是他不在了,她也算是,一个归家的人了。

    她会活得比谁都好。

    他要她活得比谁都好。

    公主的身份,他要还给她,他要她万人之上。

    进了大殿,燕凛才把怀里的姜使君给放了下来。

    姜使君脚一沾地,就听见永靖帝夹杂着巨大的怒气咆哮到:“你这个逆子!”

    燕凛朝内殿里走去,撩开在混乱打斗中被触落的幔帐。

    姜使君这才看清里面的情况。

    姜使君一愣,内殿里不只有永靖帝,而是乌泱泱的跪了一群人,全都被捆了起来。韩皇后,韩遣以及他的一对儿女,幽月公主,唐王殿下,全都跪在地上,被人压着。

    除了永靖帝,其他人的嘴都被堵上了。

    唐王身上还穿着一身甲胄,睁着一双大眼睛错愕的看着他们。

    韩遣在宴席散去以后并没有离宫,而是去和韩皇后商议如何让他复归相位的事情。但是事情还没商量出结果,宫变就突然发生了。

    他们自然没来得及逃,也就被一锅端了,之后就被擒住他们的士兵带到了这里。这几个人里,韩少原看起来格外狼狈,刚才为了抵抗那些抓他的人,他受了不少伤。

    对于燕凛和姜使君的出现,他们无一不是错愕的。

    燕凛出现以后,韩幼灵就奋力挣扎起来,她想说话,但是却被布团堵住嘴,只能发出几道呜咽声。

    但燕凛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就将自己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了。

    齐王段修睿一身戎装,站在永靖帝面前。刚才那一声逆子,显然是在骂他,而不是在骂唐王。因为是他将永靖帝绑起来的。

    段修睿面对永靖帝的怒骂,却一直保持着冷静和沉默。直到燕凛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上才有了些许表情。

    段修睿看着燕凛说道,“厉王,依照你的要求,皇上就交给你了。”

    厉王曾经说过要将皇上交给他处置,他遵守了约定。

    永靖帝一愣,段修睿为什么要把他交给厉王?

    难道这个逆子,早就和厉王在暗中联手了?

    永靖帝怒道:“你们这是谋反,是要杀头的大罪。现在放开朕,朕还能考虑留你们一条命,否则,朕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哦?是吗?”燕凛轻笑了一声,双手负在身后,俯身低头看着永靖帝说:“但今日之事,是不是谋反,本王说了算。你说的,不算。”

    区区一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跟他在这里叫嚣?

    现在他要碾死永靖帝,还不是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不会放过他们?永靖帝没有这个机会了。

    燕凛直起身子,说道:“以后,东周的史书会载,唐王谋逆,齐王进宫护驾,诛杀叛贼。永靖帝死于卧龙殿,死于逆子唐王之手。”

    但是真相,除了他们,没有人能知道。

    历史是由掌权者来写的,他们想要后人看到什么样的历史,后人就会看到什么样的历史。

    唐王仍旧处于莫大的惊诧之中,没有回过神。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顺利无比的谋反大业,在快要成功的前一刻,突然就败了。更不明白齐王和厉王,究竟是怎么站到了一起。

    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而自己也彻底完了。永靖帝看着燕凛,瞪着一双大眼睛冷笑道:“你们以为,控制住这个皇宫,就算是谋逆成功了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没有圣诏,你们不管拥护谁登基,都是谋逆,天下

    之人尽可诛之!就算你们坐上了皇位,也不会有一日安生!”这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段修睿却开口道:“父皇,您实在是多虑了,圣诏,您不是在几日前,就悄悄交给我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