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玄幻奇幻>渌水泱泱仙如月> 正文 第七十章 参宴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章 参宴

作者:月泱公子
    没了月仙仙印,月泱体内的仙泽尽数散去,新生的真气与仙骨相互排斥,月泱为了尽快重聚真气,没有阻止这种情况,而是努力运行体内真气,任其将仙骨崩坏。

    听着房内时不时传来的痛吼,绿水红寺皆眉头紧蹙,拳头紧握,整个人紧绷着,似乎一碰就会断。

    公晳沚担心的守在门外,亦是一筹莫展的模样。

    “月将军他,他到底在修习何种法术,为何会如此痛苦?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他这个样子,我……”

    绿水摇摇头“没办法,只能靠她自己挺过去。”

    听着房内静了下来,红寺要推门进去看看,被绿水拦了下来。红寺不解地看向绿水,绿水勾了勾唇角。

    绿水转过身对公晳沚道“沚姑娘,你进去帮我们看看。”

    公晳沚纳闷道“我?”

    绿水点头“我和红寺不方便,月泱现在一定极其虚弱,需要有人在旁边照顾,沐浴更衣,都需要人帮忙。”

    公晳沚了解地点点头,但还是不解地道“可月将军是男子,我,我如何能……”

    绿水笑笑,走过去,拉过公晳沚将她送到门前,“你进去就知道了,没有人比你更合适。”

    公晳沚看着绿水的笑脸,认真点了点头,刚要开门,被红寺拦住。

    “我还无法信任于她。若是她要加害于月泱,岂不是轻而易举。”

    绿水无奈地将红寺带到一边,然后将门推开,将公晳沚轻轻推了进去。待把门关上,绿水一脸你想太多了的表情看着红寺。

    “别人我不敢说,这位沚姑娘没问题。”

    “你如何知晓?”

    “她不过是个凡人,就算她用刀去捅月泱,月泱也死不了的。”

    红寺脸色阴沉的很“那她要是会妖法呢?”

    绿水长叹一声“红寺,俗话说没有莫名其妙的好,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坏,你莫名其妙地去怀疑人家,岂不是要累死了。”

    红寺见绿水渐渐走远,问道“你要去哪里?”

    绿水望了望远处,头也不回道“这梅谷虽然被毁,但一定还有哪里有什么宝贝,我去找找看。”

    红寺还要阻拦,却突然听见绿水的肚子叽里咕噜地叫了起来。绿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怜兮兮道“我如今可不是个不用食五谷的和尚了,我会饿,会很饿,我得去找点东西填肚子,就这样,你守着月泱吧,我先去了。”

    红寺见绿水走远,旋身而起,盘腿坐于月泱房间的房顶上。

    公晳沚见月泱靠坐在床上,脸色惨白,衣服也被汗湿透了,不由得疾步走过去,“月将军?你还好吗?月将军?”

    月泱没做声,公晳沚凑过去看,见月泱闭着眼睛,呼吸微弱,好像是睡着了。

    公晳沚见他睡着了,便小心翼翼地仔细打量起了月泱。她走过去,坐到月泱身边,帮他将汗湿的头发从脸上拂去。

    然后便认真凝视起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唇……

    “真好看啊……这样好看的人,竟然还是个威武神勇的将军加大法师。”

    见月泱蹙起了眉头,公晳沚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帮他抚平。

    公晳沚看的起劲,在心里想,“月将军看起来好像比我还小,身材也单薄,如今受了伤,更显得弱不禁风,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女儿家的娇态,依然如朗朗清风般怡人。”

    月泱其实是晕过去了,半晕半睡中,觉得冷,双手便四处找被子,公晳沚见月泱突然扯住她的的裙子,脸上一红,起身想走,月泱却紧紧扯着不放。

    “冷……”

    公晳沚停下拉自己的裙子,“什么?”

    月泱紧蹙眉头,额间有汗流下,不停低声说着“冷……”

    公晳沚精神一凛“对啊!你浑身都被汗浸湿了,肯定会冷!都怪我,耽误了这么多功夫,我这就帮你换衣服!”

    公晳沚见月泱死死拉着她的裙子不放,干脆直接将外衫脱了下来,给月泱盖上。

    公晳沚找了一会儿,就发现了很多白衣服,且都与月泱身上穿的那件相似。

    好奇怪,难道月将军以前在这住过?

    公晳沚拿着干净的衣服过来,先帮月泱将外袍脱下,然后去脱他的中衣,月泱浑身都在发抖,公晳沚也顾不得害羞,迅速地帮月泱将中衣脱了下来。然后,公晳沚呆住了……

    “你,你是女子!你!你!你是个女人!”

    公晳沚惊诧之下,差点跌坐在地。

    “冷……”

    公晳沚立刻过去,将衣服给月泱换上,然后坐在一边发呆。

    月泱睡得很不安稳,公晳沚见状,立刻打了水过来给她擦脸,擦手。

    月泱陷入了梦境,她梦见了与度曲一起去明镜池,有度曲在,即使是那样巨大的痛苦,她也没有恐惧。可是那个人,如今却是真真切切地消失了,白发度曲告诉她,他已经不存在了。白发度曲乃是本体,他的话,当是真的了。

    公晳沚正在给月泱擦手,感觉到有人看她,公晳沚抬起头,就见月泱正静静地看着她。

    公晳沚不由得脸红,虽然知道了她是女子,但一时半会儿还是觉得无法如对待一般女子那样自然的与月泱相处。

    “你,你醒了。”

    月泱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喃喃出声“度曲……”

    公晳沚没听清,“你说什么?”

    “度曲……”

    公晳沚凑近月泱,月泱见眼前那张脸,缓缓向自己靠近,便轻轻撑起了身子,凑了过去。

    公晳沚瞪大双眼,看着月泱轻轻亲吻自己。霎时间,脸红的已经快要燃烧起来。

    公晳沚往后退一分,月泱便凑过去一分,直到两个人完全倒了个个,月泱压着公晳沚,依然静静地吻她。公晳沚此时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她看着月泱的脸,感受着月泱的吻,渐渐地闭上了眼睛,轻轻环住了月泱的腰。

    好神奇……她真的是女子吗?为什么一点女子的感觉都没有……

    月泱的唇很冰,公晳沚的身子热的灼人,月泱喜欢这种温度,便完全将自己投入进这温暖的吻里,感受到月泱紧紧压着自己,公晳沚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要压死我了!

    公晳沚猛地推开月泱,月泱的头梆的一声撞到了床柱。这回月泱彻底晕过去了。

    公晳沚赶忙去看,但目光却总是流连到月泱的唇上。

    “啊!!!”公晳沚大叫着跑了出去。

    冷风袭来,公晳沚的大脑清明了一些,但如今,她便更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感觉心跳的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快把她震晕了。

    红寺居高临下地看着喘粗气发呆的公晳沚,神色无波无澜。

    早晨,公晳沚去给月泱送饭,敲了敲门,便听见月泱的声音传来,“请进。”

    一听见月泱清朗的声音,公晳沚便觉得开心,脸上不由得漾起浓浓的笑意。

    公晳沚推门而入,月泱背手站在窗边,阳光洒了满地,月泱整个人看起来暖洋洋的,十分惹人欢喜。

    公晳沚将饭菜放到桌上,月泱回头轻笑道“这几日多亏了沚姑娘,在下的伤才能好的这么快。”

    公晳沚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她低着头,认真地摆好碗筷,“月将军客气了,多亏了月将军,小女子才能得救,做些什么都是应该的。”

    月泱笑笑走过去坐下,刚执起筷子待夹菜,似想到了什么,对公晳沚说“感觉姑娘变了很多。”

    公晳沚坐下,“月将军何意?”

    月泱笑笑“刚见到姑娘时,感觉姑娘活泼又不拘小节,但这几日相处下来,姑娘却是越来越贤惠温雅淑静了。”

    公晳沚低头笑,月泱见状也笑了笑,之后便专心吃饭了。

    “月将军之后的打算是什么?”

    月泱放下碗筷,擦了擦嘴,道“明日在下要去一个地方,闭关运功练气,可能要有些时日不能出来。”

    公晳沚心中咕咚一声,“那,那我……”

    月泱有丝歉意道“姑娘不用担心,在下已与姑娘的师父取得了联系,姑娘若是想回家,随时可回。在下会负责将姑娘安全送回去。”

    公晳沚突然站了起来“我不回去!”

    月泱惊讶一瞬,之后笑道“姑娘可是怕那皇帝找上门来?”

    公晳沚摇头,月泱不解,“那是……”

    公晳沚突然定定看向月泱,月泱微笑着看着她。

    “我……”

    “嗯。”

    “我要跟你走!”

    “姑娘……”

    “我知道你是女子。我不在乎。我心悦你,我要守着你!”

    月泱这回彻底无话了。

    最后,公晳沚还是没能和月泱一起走,月泱去了明镜池,红寺跟了去,绿水将公晳沚送回了她师父那儿。

    公晳沚又变回了那个无忧无虑不拘小节的江湖艺人,师父怕白卓再找上门来,收拾了细软,与公晳沚一同离开了廷城。

    盛宴这一天,白国举国上下热闹至极,六国之人纷纷涌进白国,白国的所有客栈酒楼还有马鹏草房全部住满了来自异国的客人,热闹的不像话。。

    一个戴着斗笠拿着禅杖,穿着白色袈裟的和尚,缓缓自远处向白国大门而来,和尚抬起头看了看天,和尚额间一弯碎裂的深紫色弦月,和尚缓缓勾起唇角,再度看向白国大门之时,双眼流过紫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