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玄幻奇幻>邪世帝尊> 瀚海波澜 第1018章 四大邪神道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瀚海波澜 第1018章 四大邪神道

作者:幻之以歿
    此前在群战擂台上,樊信就曾是刺杀顾铭栩的疑凶之一,这一回他会为利益背叛,好像也是轻而易举的就被众人接受了。

    “我根本就没有做过!”樊信看着那一道道怀疑的目光,心头气苦无限,“你要我说什么啊?”

    “是么?”颜月缺脸上的笑容没有温度,他缓缓站起,张开的手掌对准了樊信,“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光线自动收拢,凝聚成了一道灵力光球,涌动的能量令得空间扭曲!

    “你不能这样!”樊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更加没命的挣扎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定是个陷阱……”

    最后关头,凤薄凉拦住了颜月缺,也令樊信的双目恢复了瞬间的神采。

    “我看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颜月缺立时调转矛头,似笑非笑的扫视着凤薄凉:“哦?那薄凉小姐一定是知道什么的了?”

    凤薄凉并不理会他的挑衅,照常陈述着自己的看法:“这么说吧,如果他真是卧底,就应该潜伏得再隐秘一些,时不时和敌方互通音信,但他贸然袭击颜冬,暴露了自己,目的何在?”

    颜月缺听后冷笑一声:“你们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今天连华灿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如果没有,在他杀了颜冬之后,完全可以继续潜伏下去,然后,一个一个的杀掉基层干将,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杀到你凤薄凉头上的!”

    “这一来么,是慢慢削弱我们的实力,二来,也可以让活着的人互相猜忌,军心不稳——”他刻意放慢了声调,“一石二鸟,不是么?”

    樊信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颜月缺,你为了要除掉我,甚至都已经编了一个故事!是,你完全可以自圆其说,我还能说什么?”

    “所以,你终于肯承认了?”颜月缺顺势紧逼。

    正在众人闹得不可开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昂首而入的,竟是那平时从不参与军营事务,每日只是专注于修炼的墨孤城!

    颜月缺一见了他,眼中也闪过了片刻的诧异。但很快,他就神气十足的走上前,讥讽之色更甚:“大天才,今天怎么有空出来见见阳光啊?”

    “是你们太吵了。”墨孤城冰冷的目光掠过了他,同样是面无表情的在房内环视一周,蓦然抬手,掌心中一道强横劲气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击上了樊信后心!

    凤薄凉吃了一惊,欲言又止,颜月缺稍惊过后,嘴角轻扯,一抹阴翳缓慢的攀爬而上。这样也好,就让墨孤城来做这个恶人,到时候就看凤薄凉对他,是否也会“一视同仁”呢——?

    其余众人也是震惊得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墨孤城竟然会主动出手击杀樊信!难道他真的只是看不惯众人太吵,这才要来亲手了账?

    “哇”的一声,樊信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但令他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他的生命条却并没有被削弱多少。并且除了伤处的略微震痛外,体内的灵脉运转,反而似是更加通畅了!

    “喂,你们快看……”有人战战兢兢的指出。众人顺着他的手势看去,就见在地面的那滩鲜血中,此时竟是蠕动出了几只蛊虫。不过似乎是由于强行被驱逐出宿主体外,现在它们看上去都已是气息奄奄。但饶是如此,从一个活人的口中呕出蛊虫,仍是令人阵阵反胃。

    “他中蛊了。”墨孤城这时才冷冷开口。

    “毒蛊发作的时候,会让他失去自我意识。至于攻击对象,应该只是那时刚好在他身边的人。”

    说着,他抬眼望向颜月缺,“你那些以己度人的阴谋论,不如拿去对付敌人。否则除了制造内乱,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众人才隐约明白,墨孤城方才的攻击,并不是要杀樊信,反而是一早看出了他中蛊的真相,是在出手救治他!不过就算是这样,包括樊信在内的房内众人,也没有一个敢就此表态。

    其他人固然如此,但在墨孤城面前,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凤薄凉,却是头一个笑道:“看不出来,孤城哥,你还挺渊博的嘛!这一次谢谢你了。”

    “至少比你们这些听风就是雨的人看得明白。”墨孤城冷漠的回了一句。闻言,不少人都是暗自苦笑,果然还是被嘲讽了啊……

    “蛊虫离开人体后就会失效,接下来要怎么做,你们自便。”

    几句话说完,他就径自掉头离开,那份唯我独尊的气势,仍是将场内全员视如无物。

    在这份震撼下,众人仍是发怔了好一会儿,颜冬才记起上前搀扶樊信,同时一个劲儿的赔着笑脸:“不好意思啊樊哥,我好像误会你了。”

    樊信没好气的哼哼两声:“误会……之前可是还对我喊打喊杀的,我差一点就死在你手上……”那边颜冬又是连连道歉,不在话下。

    “说起来,最近咱们跟B组并没有什么大型碰撞,是怎么会中蛊的?”随后,温智宸提出了另一个关键问题。

    “之前攻打庚城的时候,不是遇上过一个蛊女么?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唐暮很快就有了答案,一面上下打量着樊信,“也许蛊虫进入人体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所以今天才是第一次发作。”

    “哎,先不说那么多了,”哥舒冲大咧咧的拨开众人,“那小子,你自己不也是用毒的吗?竟然还中蛊,也太逊了吧!”

    众人一想不错,都是连连附和。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上,简直就像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样的笑话!

    “不对……这不应该啊……”一片哄笑声中,樊信懊恼的拍着脑门,“我们修炼毒术的人,体内长年种毒,体质都早已是百毒不侵了!蛊术也是毒术的一种,怎么可能就……”将脑中所知都搜寻一遍,忽然灵光一现,“除非……是四大邪神道!”

    “那是什么?”岑零好奇的问道。

    樊信整理了一下思路:“宗主曾经说过,世间有四种邪恶道统,被称为‘四大邪神道’,分别是血神道、魇神道、蜃神道、蛊神道。他们所修炼的功法,至阴至邪,施展时比同类的咒术都要强大。”

    “而且最可怕的,是邪神道的分布非常广泛,可以说每一百个人里,就会有一个邪神道的传人。他们平时看上去与常人无异,背地里却在执行着可怕的任务……可能他们也就在天宫门,就在我们身边!”

    伴随着他忽高忽低,仿佛在讲鬼故事般的声音,第一次听闻“四大邪神道”传说的众人,顿时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冷战。

    “说到血神道,”连华灿突然想起,“我记得血骷髅和司空圣,应该就是血神道的传人吧?他们修炼的不就是什么‘血神大法’么?”

    “什么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要紧了。”众人都松了一口大气,“他们两个又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什么四大邪神道,通常名字越是起得邪性的,就越是吓唬人的!”

    “是啊,现在还在直播呢,你悠着点!”

    房内的气氛,很快就重新舒缓下来,众人各自笑骂着,嘲笑樊信太大惊小怪,为了遮掩自己的糗事,就给敌人编造出一个惊天来历。颜冬也笑嘻嘻的说,今天会亲自去狩猎,请樊信吃一顿好的,为他压压惊。

    虽然四大邪神道一事,众人大都不以为然,但那B组的“蛊女”凌瑶箐,能让人不知不觉的中蛊,并在失去意识后攻击同伴,确实是个不小的威胁。唐暮也提醒众人,今后如果再与蛊女交手,务必要多加小心,最好,是能尽早将她铲除。

    这当中,大概只有少数几人是面色严峻。

    “不对,那根本就不是‘四大邪神道’真正的样子……”颜月缺的眉梢略微颤动,今日一事,与天霄阁的史籍资料相互印证,总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四大邪神道,它真实的面目,应该是……”

    ……

    那一晚,颜冬果然大有收获,打回了不少的野味。众人都聚集在房中大饱口福时,只有颜月缺独自倚在房外,打量着天际的晚霞,神情仍是颇为凝重。

    “你也看出来了?”耳边忽然响起一道轻笑声,颜月缺转过头,接住了凤薄凉迎面抛来的矿泉水,本就不善的脸色更冷下了几分,挥手架起一道隔音结界,封锁了两人即将进行的交谈。

    “四大邪神道,实际上是邪帝的亲随,‘四魔’的传承道统。”这些隐秘的消息,旁人不知,但出身于顶尖势力的他们却是一清二楚,颜月缺也没有再隐瞒,老老实实的和她交流起来。

    “传说,在邪帝归来前,四魔会复生……四魔,分别是血魔,蛊魔,蜃魔,魇魔。据说血魔最残忍,蛊魔最神秘,蜃魔最可怕,魇魔最强大。他们分别曾在世上留下过四大邪道,在他们沉睡的时间里,继续去做他们没有完成的事。”

    “三年前,血魔复活,虽然不久就被镇压,但其他三魔的实力,都远远在他之上!如果他们真的全部复活的话,情况就不可收拾了……”

    “血骷髅和司空圣,他们所修炼的仅仅是血神大法的一个分支而已,他们根本就连血神道的真正道义都不知道……但真正的四大邪神道,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现在邪神道的传人出现在我们面前,那是不是就代表着,其他三魔,是真的要复活了,邪帝……就快要回来了?”

    颜月缺破天荒的说了许多话。也许现在世上的众多势力,都渴望着得到邪帝的力量,但以他们那一知半解的情报,根本就不明白邪帝真正的可怕!邪帝降世,绝对不是一场机缘,而是一场灾难!

    “你觉得,那个蛊女是蛊神道的传人么?”凤薄凉看上去倒是轻松许多,安慰的拍拍他的肩,“别多想了,我看她只是偶然的得到了蛊神传承而已,和四魔是没什么关系的。”

    “真正的邪神道传人,应该是继承邪神意志,立志要复活四魔的人。要是那样的人,肯定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积极的准备着吧,怎么会来陪我们这些年轻人玩?”

    “好了,你不是一直觉得,我们九幽殿觊觎邪帝的力量么?所以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的,什么四魔啊,邪神道啊,我比你懂,信我没错的!”末了,凤薄凉又故意说笑道。

    “就算她不是,但血魔复活,也绝对值得敲响警钟!不管你们九幽殿的人有什么打算,但我们天霄阁,是绝对不会让邪帝危害世界的!”听了凤薄凉的解释,颜月缺看上去也放松了一些,为了掩饰自己先前的失态,他很快又冷冷补充道,“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以免引起恐慌。”

    “嗯?这么一个大秘密,只愿意跟我分享?”凤薄凉有意曲解,“原来月缺哥是个这么腼腆的人啊……”

    ***

    有关四大邪神道一事,就在众人未以为意的时候,暂时告一段落。

    这一天,留在己城的任剑飞,和关椴及简之恒一起上山砍柴。

    得知合击技能后,简之恒二人就一直在加紧练习,并且时不时的,他们也会向任剑飞请教。

    讲解终究比不上实战,任剑飞陪他们上山,也是希望他们能在狩猎魔兽的过程中,找到经验,找到感觉。

    按照空间规矩,试炼者遇到的魔兽,是按照个人实力自动生成。弱者会遇到较弱的魔兽,强者则会遇到更强的魔兽。若是人数增加,所遭遇魔兽的实力,也会被提升到三人叠加的程度。

    不过在魔兽出现后,其中的队员却是可以随时退出的,而魔兽的等级却不会发生改变。

    因此按照任剑飞的打算,先引出一只实力与三人相当的魔兽,再由简之恒二人单独作战,这样一来,魔兽就刚好比他们的实力强上一点,虽有压力,却并不致命。说不定在这样的实战危机中,就能让他们有所感悟,领悟属于他们的合击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