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玄幻奇幻>邪世帝尊> 瀚海波澜 第1081章 破冰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瀚海波澜 第1081章 破冰

作者:幻之以歿
    别看颜月缺白天在战场上是大有长进,和凤薄凉顺利配合,还施展出了对两人默契要求相当高的合击技,但一到了晚上,他们的相处,却再次变得微妙起来。

    这边庭院外,颜月缺正独自静坐休息,凤薄凉走到他身边时,随意拍了拍他的肩,递过一根烟,自来熟的要求道:

    “借个火?”

    颜月缺眼皮微跳了跳,有几分不情愿的给她打着了火,看着那径自在对面坐下,一脸安然的吞云吐雾,完全就当自己不存在的“妖女”,颜月缺一阵怒火上涌,就像是为了挽回面子般,恨恨的丢下一句:

    “别以为你今天立下功劳,我就会对你改观!”

    凤薄凉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如果让你改观,可以得到更多积分的话,或许我才会稍稍努力一下。”

    这其间,无论颜月缺再三冷嘲热讽,凤薄凉总是自在的吸着烟,时不时就回敬几句直中要害的调侃。这番交锋,颜月缺堪称完败!

    “喂,下盘棋吧。”而后,凤薄凉又突发奇想,取出棋盒,在他面前自顾自的铺开棋盘,又将两色棋子各置其位。看她动作的熟练,似乎这就是她一贯的娱乐活动。

    “你这妖女又想搞什么鬼?”颜月缺也真是被她这“想一出是一出”,给折服了。

    凤薄凉理所当然的回答:“下棋益脑!特别是对你这种成天都在玩阴谋算计的,就更加可以开阔思维了。”将棋子摆布妥帖后,她向颜月缺丢了个眼色:“哎,你不下我自己下了。”

    于是,她就这样一人分饰两角,一方固然是进攻凶猛,另一方的回击也是滴水不漏。看着看着,好像那一颗颗棋子都在平面上相继幻化,成为了在战场拼杀的两路兵马。那份血腥,那份惊心,都在这一张静止的棋盘上,被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颜月缺也不得不惊叹于她的棋艺,从起初的随便看看,再到认真揣摩棋路,末了终于忍不住,在凤薄凉为一招反攻犯愁时,他带了点得意的提指在棋盘上敲了敲,主动提醒道:“走这里。”

    经过第一次的指点,颜月缺好像也不满足于仅仅做个旁观者。他干脆就接手了靠近自己一侧的白子,和凤薄凉操纵的黑子对战了起来。

    要说棋艺,其实颜月缺的棋艺也并不差。

    毕竟就像凤薄凉说的,像他们这些擅长谋略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会喜欢一点下棋的。

    而棋逢对手,恰如酒逢知己,倒是让两人越来越投机。许多他们不会直接说出口的话,他们的战略思想,他们的人生哲学,就都寄托在了这场棋子的对弈中,在不见血腥的拼杀中,完成着无声的交流。

    在颜月缺而言,其实从他们达成那个“尽快击败B组”的协议后,他就已经接受了凤薄凉。战场上的合击技,更是让他们的感情得到了升华。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他难免有一种,自己是“偏离了正轨”的焦虑感。

    他知道,现在在外界,正有许多天霄阁的长辈在关注着自己。如果让他们看到,自己和九幽殿妖女卿卿我我……那他们会怎样看待自己?

    就算两大势力的后辈已经各自进入了天宫门,可存在于两者之间,那固存千年的仇怨却不会就此泯灭。阁主,还有那些对自己寄予重望的分家长辈,他们能否容忍自己这样的“跨界交友”?

    人与世界,本来就是认清自己归一部分,真正能做到又归另一部分。虽然晴蓝已经明确指出,他只是天霄阁培养出的一具精致傀儡,而他也同样认同这一点,但他却并不能因此就立刻放弃多年肩负的责任,马上心无挂碍的只为自己活。

    所以,他今晚这再度“傲娇”起来的态度,既是在对自己赌气,也是在对他无力改变的规矩赌气。

    他需要一个宣泄口,一个桥梁,一个可以让他暂时忘记两人身份的空间!

    就这样,两人下了一盘又一盘。由于实力相当,确是下得相当愉快。种种绝境翻盘的奇招妙技,也足以让观看直播的围棋爱好者大饱眼福。

    “没想到你这个妖女棋艺倒还不错。”最后,颜月缺终于是诚心诚意的称赞了一句。

    “总是妖女妖女的,你累不累啊。”凤薄凉随口笑语,“不如换个称呼。比如,叫美女啊?”

    颜月缺一怔,所以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

    这一盘棋,好像终于给他对自己的妥协,补上了一个周全的收尾。

    他并不是跟九幽殿妖女做朋友,只是找到了一个下棋的同伴而已。

    有了这个借口,他终于可以心无芥蒂的待人交友,不用再违心的摆出一张刺猬脸了。

    跟他们那些人混熟了以后,他听说了不少的八卦,经常听得他一惊一乍。

    “九幽殿大小姐跟小混混一起打群架?你们逗我呢吧?”

    虽然他心里仍然惦记着高下有别,觉得以他们这样的家世,跟下九流的小混混搅和在一起,是“有辱身份”,但不得不说,听着他们那些精彩的故事,他还是非常羡慕的。

    和他们相比,自己的人生却是枯燥得只有修炼,修炼……

    在长辈看来,他没有浪费过一点时间。他没有娱乐,没有休息,他也不谈恋爱,心无旁骛,他是一众弟子的楷模。

    但回首这多年的岁月,到底是谁,真正的浪费了自己的人生呢?

    在颜月缺的面前,再回忆起那些往事,此时容霄的内心中,却是这样的感慨着。

    “是啊,她确实一点都不像大小姐。但是就是这样的她,是我最喜欢的凉子。”

    ……

    同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在B组一方,简之恒轻轻的敲响了徐谧意的房门。

    “你现在有时间吗?方便跟我谈一谈吗?”在徐谧意有些困惑的拉开门板时,简之恒就是这样急匆匆的道。

    徐谧意肩头裹着一条毛巾,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垂在身侧。看上去是刚刚洗过澡,正准备要睡觉了。

    尽管如此,她对简之恒突兀的到访,倒是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快。一边慢慢擦拭着头发,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冷冰冰的抛出一句:“谈恋爱吗?”

    简之恒尴尬的一笑,真不知该说她是太没有幽默感,还是太会讲冷笑话。

    “那个……我是想问一下,”既然对方并没有表现出逐客之意,简之恒也就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之前用结界和我们PK的那个女生,也就是这次的幸运女神,你是不是认识她?”

    上次的己城守卫战,由于他和关椴触发了合击技,神识遍布整片战场,所有的感知都变得很敏锐,只要他愿意,甚至能听清每位战士的心跳声。自然,在晴蓝出现时,他也就听到了徐谧意那句惊奇下的喃喃自语:“竟然是她”。

    并不知道自己的初恋记忆曾经被消除的简之恒,再一次喜欢上了晴蓝。这回能在城内见到作为“幸运女神”的她,也被简之恒视为了难得的缘分。但他还牢记着双方分属敌对阵营,若是私自与她搭话,恐怕会被同伴当成叛徒看待。所以,他艰难的忍了下来。

    直到晴蓝离开,简之恒才追了出去,并非是想和她搭话,只是想再多看她一眼。

    但也就是这样,他远远的看到了她和徐谧意在拐角处的谈话。虽然没听清谈话内容,但也终于能确定她们关系匪浅。

    想打听那个女孩的消息,这回是有人可问了!

    从他最初提起晴蓝,徐谧意便是脸色微变,轻咬着嘴唇,却并未出言否认。

    见状,简之恒也是又惊又喜:“那就太好了!看来我问对人了!”

    察觉到自己太过热情,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是这样的,她是第一个,让我在看到之后,就想到了归宿的女孩。而且,我总感觉她很熟悉,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

    或许是自己的性格太过大大咧咧,虽然身边走得近的女孩不少,却都被他处成了朋友。就算是曾经在初等部和自己被视为“金童玉女”的尹乔,简之恒也很清楚,对她,他从来就没有过进一步的感觉。

    难道自己真的就没办法从恋爱的角度,从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的角度,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吗?有时,看到朋友们都成双成对,简之恒在为他们欣慰之余,也会偶尔的引发感慨。

    年复一年,他错过了所有人口中最青涩美好的“校园恋爱”,进入了天宫门,又被大家撒狗粮狠狠的喂饱了一把,但是,他仍然没有遇到能占据心灵的那个她。甚至再这样下去,他都会怀疑自己的心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了!

    直到遇到晴蓝……他真的体会到了旁人常说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也许这辈子就只会有那么一次。所以他不想后退,不想后悔,他也想努力抓住自己的幸福!

    “也许这样说有些鲁莽……但是,如果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缘分,我不想错过。”

    “所以,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关于她的信息。”说到这里,简之恒又匆忙补充道,“当然你不用担心,我绝对不会为了私情背叛团队,在试炼结束之前,我都会始终明确我作为一名B组战士的身份!”

    在他这样诚恳的请求下,徐谧意的态度却是出乎意料的冷淡。

    “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你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

    少顷,她又有些不忍的解释道:“晴蓝,是早就被人定下来的。无关之人,若是敢轻易接近她,必然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是生命。”

    “我不怕!”简之恒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喜欢一个人,如果连为她面对风险的勇气都没有,那也太没担当了吧?”

    听她的语气,并不是晴蓝有了心上人,而是有人早早的看上了她,一心要把她锁在自己的身边。

    且不说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机会公平竞争,单说那人如此霸道,恐怕就是个危险人物。谁能知道,会不会又是当年尹乔追求者那样的极端分子?如此一来,这就更加激发了他对晴蓝的保护欲。

    “那关椴呢?”徐谧意倏地转过身,问出了一个令他意料之外的问题。

    “在擂台上,我看过他的梦境。”徐谧意说着,一步步的走近了他,在她的双眼中,也正在缓缓释放出一层层透明的螺旋光波,“他在深层意识里那么依赖你,如果你就这样抛弃他,另行娶妻生子,你不觉得,这样对他是太残忍了吗?”

    “阿椴……”简之恒一时有些张口结舌,分明自己并没有做错,但也不知怎地,他却当真会有一种背叛者的窘迫感。

    “他总要学着自己成长的。”最终,简之恒还是咬牙说了出来,“我不可能永远都陪在他身边。况且,这一次他孤身击败A组苏世安,不是就做得很好吗?这说明,他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啊!”

    “那是因为他面对的人是你!”徐谧意再次加重了语气,而她眼中的透明波动,也涌动得更加剧烈了,“他一切努力的方向就是为了你!如果你要在他刚刚振作起来的时候,就离开他的生命,你不怕你过去对他的付出都成了无用功吗?你就不怕他重新沉沦黑暗吗?”

    “我……”在这种潜意识瞳力的暗示下,简之恒甚至忘了去追究,徐谧意是何时成了关椴的代言人,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用最后的清醒辩解道,“不是很能理解你的说法。”

    “朋友是朋友,女友是女友,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就好像我的家人一样,这并不冲突啊!”

    “在我看来就是一样的!”徐谧意向来古井无波的情绪,在这一刻忽然激动起来,“最重要的位置只能有一个,你选择了一个,就必须要抛弃另一个!……”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她又别过视线,匆匆撂下一句:“关椴心里有多么重视你,你根本就不懂。”

    “……”简之恒沉默了很久,就在徐谧意以为,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暗示时,却看到他再次抬起了头。并且他的视线已经重归清明,那些念力波动,都好像被一种未知的能量,从他体内消融得一干二净。

    “很抱歉。”简之恒直视着她,声音中没了最初的挣扎,“我想,至少我比你更了解阿椴。阿椴,比你说的要坚强得多。”

    徐谧意冷笑一声,简之恒这边的状况百出,似乎是让她格外愤怒了。

    “那好啊,既然你这么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晴蓝的信息吧。我绝对不会帮助你,也不会支持你!”

    她和你,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那是你绝对不该去触碰的另一个领域。

    可是,既然是你非要找死,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咬着嘴唇,瞪着对面那一对坚毅的双眼,徐谧意在心底恨恨的想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