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體
当前位置:天天中文>玄幻奇幻>邪世帝尊> 瀚海波澜 第1262章 封闭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瀚海波澜 第1262章 封闭

作者:幻之以歿
    感受到方才那轻不着意,却犹如空间爆裂般的一击,烈焰没有再轻举妄动,而是陷入了沉思。

    “刚才那里并没有空间乱流,竟然直接就能将我打出这么远,那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看似极不可能的猜测钻入脑海,也让他悚然一惊:“难道说……他就是天宫主人?”

    记得雪影说过,曾有一个神秘人感化了她,让她脱胎换骨,重获新生。而她……也已经投入了全部的感情,爱上了他。

    尽管被嫉妒折磨得如欲疯狂,但烈焰还保留着几分理智。他时常在分析着雪影的叙述,越是深想,就越觉得这里面绝不简单。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风采气度,这且不去说;但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轻易的让雪影看遍世间轮回生灭,视天地如谷仓,视众生为蜉蝣,让她最终以朝圣者的心态,宽恕了所有的仇恨?

    再加上,那简直和神训如出一辙的圣母论调,让烈焰暗暗猜测,那人极有可能就是当今被誉为唯一神灵的,天宫主人。

    自己的情敌,竟然会是天地真神?烈焰有时想想都会感到讽刺,这究竟该说是太抬举他,还是他活该倒霉?

    有关那少年“凌天霜”的身份揣测,烈焰并没有告诉雪影,他也害怕自己这个太过大胆的猜想,会吓坏了她。他更担心一旦向她说明,到时这天差地别的距离,会让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地。

    这件事,一直都是他的秘密。但雪影口中与凌天霜的往事,他却始终一句不漏的记在心中。尤其是,当时她对那人的描述,就是一个俊逸潇洒的红发少年——

    再次回想起方才的一击,烈焰就不由深深闭目。

    那并不是力量对力量的碰撞,自己所有的力量,就像是打进了漫无边际的海洋。尽管海浪对他并无反噬,但他却很清楚,一旦海洋发怒,铺天盖地的倾盖而下,他是绝对没有还手之力的。

    是的,不需要动手,就知道自己不会是他的对手。好似人类面对浩瀚自然,由衷生畏;又好似面对生物链顶端的动物,不需要刻意了解,你就会知道,他是你的天敌——

    这就是绝对的等级差距,是“次元”的差距!

    这种绝对压迫的感受,除了九幽殿主,他还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体验过。仿佛他就是法则,是整个世界的绝对主宰。

    洛沉星,看来今天是杀不了了……但意外确认了情敌身份,也算是难得的收获。

    烈焰双眉压得很低,沉思良久,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将袍袖一卷,化为一道火焰漩涡,融入空间遁去。

    这时,那红发少年才向洛沉星询问道:“你没事吧?”

    洛沉星冷汗直流,挣扎着俯身一揖:“没事……多谢阁下相救。”

    “他为什么要杀你?”那红发少年很快又问。

    洛沉星恐惧的连连摇头,语无伦次:“我不知道……他一出现就动手……我真的不知道……”

    和雪影的纠葛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就算从来没有心理包袱,但他也非常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如果对方是个见义勇为的侠义之士,了解到自己同样是个恶人,会不会就此撒手不管了?

    现在的他,几乎就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这唯一可以求助的人。生怕烈焰还没有走远,他又拉着对方的衣袖哀求道:“能不能再陪我一会儿?我……我真的很害怕……”

    那红发少年似是感到好笑:“你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以前那些被你杀死的人呢?他们临死前也都是那么害怕。”

    “我知道你们总是讲究斩草除根,也许只有事情落到自己身上,才能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可贵。”

    这番话,虽然没有任何的疾言厉色,但在这个特殊的场合,特殊的时间,却成为了最特别的良心拷问。

    洛沉星惊呆了,一瞬间心脏狂跳,双手也脱力的从他的袖摆滑落。

    “你……你……”

    他知道自己杀过人……杀过很多人?难道他同样有过什么亲朋好友死在自己手上,他救了自己,就是为了亲手杀死自己吗?

    经过烈焰鬼帝一事,他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对任何一个人都保持着最高的戒备。这该不会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吧?

    那红发少年很快又安抚的笑笑:“别担心,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再害你。我也不是想跟你讲什么善恶有报之类的,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每个人的行事准则,道德良知未必能约束所有人。”

    “只是你欺软怕硬,你又怎能知道,你肆意欺压的‘软’,就一定是真正的‘软’呢?无论是弱者被逼急后的爆发,还是在他背后可能隐藏的反抗力量,都是你所承担不起的。”

    “你所恭维的强者,未必会真正的尊重你。你所欺压的弱者,未必就不会报复你。你看到的世界,未必就是你自以为的样子。”

    洛沉星愣了半晌,似是确认了对方不会再伤害自己,一种混杂着恐惧和解脱的安全感,也是犹如突然降临的潮水般包裹了他。

    “我改!我一切都改!求大人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在这个陌生人面前,他敞开心扉,痛哭流涕,完全暴露出了一个人面对死亡,最原始的模样。

    ……

    烈焰化为火焰流光,在空旷的平原一路遁走,半途忽然被一道自天而降的幽绿色光芒截住。

    光影化为人形,正是查知他的下落后,就立刻赶来的罗刹鬼帝罗帝星。

    此时,他打量着身前的人,沉声询问道:“烈焰,洛沉星呢?”

    现在,自己还能从他身上感应到大量的杀戮和鲜血气息,那是缠绕了整个洛家全员的死亡怨气,至于当中究竟有无属于洛沉星的气息,他倒是一时分辨不出。

    烈焰挑了挑眉,满脸的不以为意,语气轻佻的回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杀了他,你要怎么办?再杀了我给他报仇么?”

    “欠洛家人情的是你,你想报恩随你的便,但是你没资格拉着其他人陪你报恩。”不等罗帝星愤怒质问,烈焰已是先发制人的截断道。

    “何况,就算你的恩,也是我们四方鬼帝的恩,但在恩仇两难的时候,我只能优先选择报仇。”

    罗帝星紧盯着他的眼睛,似是诧异于这名义盟友的嚣张,沉默半晌,终是声音冰冷的道:

    “我承诺要救的人,你却坚持要杀,你现在是想造反吗?我是否需要重新考虑,四方鬼帝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在这个联盟当中,他一直享有着最高的优越感。在他看来,其他三人完全就是依附着自己,借助自己的名气才能瓜分世界一席。他们需要小心翼翼的维护联盟稳固,自己不需要,真惹火了自己,他完全可以宣布解散四方鬼帝!

    虽然联盟一散,他的世界地位也会有相应的下滑,但他不在乎。就算自己下滑,其他三人一定下滑得更多。他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重新跨入上游,但他们三个配吗?

    说到底,那洛沉星与自己非亲非故,他也并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外人打抱不平。他不能容忍的,是烈焰违背自己的命令,是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一旦开了这个先例,往后是不是他还会一次次的反对自己?这四方鬼帝,到底谁才是老大?

    眼看一场冲突一触即发,烈焰不紧不慢的双手下压,适时的放缓了语气:

    “我就说一句话,当初你为了墨凉城,要灭鬼哭岭的时候,如果我执意站在鬼哭岭一边,你又会怎么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哪罗刹。”

    前不久墨凉城主办的一场公益真人秀,由于简之恒无意挖出了方天宝鼎碎片,在直播中引起了妖域势力鬼哭岭注意。

    为夺碎片,三大王甚至亲自出手,给一座小小山村带来了灭顶之灾。

    这番行动,也同样波及到了墨凉城。

    事后罗帝星得知,勃然大怒,扶持鬼哭岭的对头势力,将这胆大包天的寨子灭了个干干净净。自己则隐身幕后,这同样是为了保护墨家,以免对四方鬼帝心存忌恨之人,会转而将矛头对准墨家。

    当初如果烈焰坚持偏帮鬼哭岭,自己盛怒之下,很可能会连他一起杀。但那又如何?这两件事能一样么?自己才是主导者,自己可以反对他,他又凭什么反对自己?

    不耐再与他争辩,罗帝星转身就走,只留下了一句话。

    “杀你无益。我就亲自走一趟鬼界,带回他的魂魄。”

    他不是不知道,当初定天山脉的夺权战,洛家曾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包括他们借给自己魔晶卡,也完全是一笔投资。

    但他这个人,有仇必报,对恩情却也一向看得很重。哪怕仅仅是升米之恩,也值得他倾力相报。

    此次救洛沉星一命,履行承诺,今后两不相干。就算那小子再给人杀死在自己面前,他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不用去了。”烈焰在他身后忽然开口。

    “我没杀他,准确的是没有‘杀成’他。有人已经先你一步把他救走了。”

    “而且我怀疑……”看着罗帝星依然没有停下的脚步,烈焰刻意提高了声音,“那个人就是天宫主人!”

    此话一出,罗帝星的目光果然也是略微一紧,转过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

    人的第六感,往往都是很准的。

    尤其,又是在针对敌人的时候。

    烈焰的猜想没有错,那救走洛沉星的少年,的确就是天宫主人江烬空。

    而现在的他,也是再次收敛了属于神明的威压,化名为凌天霜,以一个普通恩人的身份,陪伴在洛沉星身边。

    两人已经回到了天宫门。江烬空则是帮人帮到底,代他将伤口一一涂上药膏,又贴上了创可贴。

    现在,是贴在脸上的最后一块了。

    全程中洛沉星都是一动不动,任由他摆布。整个人就像是个活死人。

    即使药液的刺激触痛伤口,他也没有哼过一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痛,比得过他心里的绝望了。

    “行了,注意这几天不要让伤口碰水。”江烬空一边收拾着医药箱,尽责的叮嘱道。

    “还有,你身上的伤,真的不用再去找医师看看了么?”

    他所指的是他的内伤。在那场一边倒的凌虐中,洛沉星体内几乎全被那狂暴的火焰烧成了一团糟,而他灵力耗尽,难以再支撑器官自愈,现在虽然艰难的活着,却是名副其实的“重伤”状态。

    外伤刚处理完,洛沉星就已经深埋着头,退到床上将自己蜷缩了起来,不住发抖。这时听到他的问话,仍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哆嗦着连连摇头:“不,我不要出去……烈焰鬼帝就等在外面,他会杀了我的……”

    江烬空在他身旁坐下,耐心的安抚道:“你放心,这里是天宫门,烈焰鬼帝不可能闯进来杀人,你已经安全了。”

    洛沉星仍是双目怔怔的摇头:“我不出去,我不出去……这里恨我的人有好多,他们还会把我骗出去,会把我交给烈焰鬼帝……我不要出门,不要……”

    江烬空知道,他的阴影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有人经历灭门血仇,会发愤练功,一心复仇,却也有人会选择把自己封闭起来。逃避这个世界,逃避面对未来的一切。

    洛沉星,就正是一个长期被保护得太好,完全“输不起”的人。这一次,他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他的心志却被彻底摧毁。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也许他会在无尽的悲痛和恐惧中陷入抑郁,虽生犹死。

    “好吧,那就不出去了,反正现在这个时代,宅男也挺多的。”江烬空知道,要治愈这种心理创伤急不来,所以他也只是用随意的语气回应着,“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洛沉星就像是再次被雷劈中一般,大口喘息着抱住了头,“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已经完蛋了……我不知道……”

    “烈焰鬼帝杀了我的全家,他还想杀我……我不想死,但我活着已经没有目标了……我不知道修炼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没有人会再期待我的进步……我身边的人也都恨着我,我太失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搜: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