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八章 赏袍(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既如此,吾三合当胜华熊。”
此话一出,上上下下的众人无一不惊的目瞪口呆,上至皇帝,下至在演武场中站班侍立的普通兵卒,都看到这华熊是如何的凶残狂暴。
是如何一人杀的十员将领落花流水。那满地的人马尸骸还历历在目,那满地的血泊还在黄土的掩盖之下。
现在这莫名其妙现身的少年,居然要说三个回合就要斩华熊于马下,这岂不是失了心智,疯癫了不成?
见这个少年连二十都不到的样子,身上无有片甲遮身,绝非军旅中人。
这个岁数也刚刚能在军中当一个小卒的年纪,今日不知怎得成了什么武毅将军,还是皇帝钦点的参试人选。真是让人无从捉摸。
这话说出,那边华熊听了已经气的要发疯,浑然忘了刚才那开山裂云的一刀被弹飞的一幕,大声吼道:“尤那小子,竟然如此小觑天下英雄,你若三合战不下我,又当如何?!”
许飞昂然一笑,说道:“似你这等本领也能在此耀武扬威也是笑话,皇上有好生之德,念你这一路厮杀颇为不易,若是自行罢战,许某就饶你性命,回去好好守边保国才是正经。”
董不凡听这许飞说话越发的狂妄,不怒反笑,心里却是安稳了许多,这少年在冬狩围场和自己交过手。确实身手了得,手中的万世奇珍变幻莫测,实在是个人才。
但当日和自己对了一掌,自己未用全力,那少年已然像是受到劲气催逼不堪重负的样子,本领也是在自己的预想之内。
和那风雨雷电的比试确实也颇为神奇,各种劲气都能施展出来,在华汉大地也确实绝无仅有。
但都是江湖上单打独斗的本事,这顶盔掼甲,手持长大沉重的兵刃,骑上战马,在纵横驰骋中杀敌,寻常江湖人是大大的外行。
江湖人都是劲气能者,依仗的也都劲气的能力,对这马上厮杀,诸般招式武功是一窍不通。
此等人至尊门的麾下众多,人才济济,若是这般江湖手段都能上得了战场,自己何必舍近求远,从万里边关调回来猛将华熊。
又花了不知道多少金银财帛求得这青鬃兽,黄金宝铠。
这少年口出狂言,适方才进场之时奇快无比,又能把华熊的全力一击弹飞,定然是使用了劲气,这算不得什么稀奇。
如果是上阵比试,必须佩戴应气丸,略略用了劲气立刻就会露出马脚,不足虑也。
但是就这
么放任其与华熊决战,也是节外生枝,还是能阻止便阻止的好。
想到这里董不凡大声说道:“既然皇上钦点此人,那自然无话可说,但是华熊疲累,在场诸位都看在眼里,这许飞硬要比试,岂不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这话切中要害,但是参试的将官都已经败北,只剩下华熊一人,难道要让败北的将官,再去车轮战这少年?如此也不合乎规矩,众人心里都在疑惑。
其实这正是董不凡的用意所在,既然只有一员华熊可以比试,但与之比试又不公平,如此两难境地,抛给周雄起皇上一干人等去难受就是了。
这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做响,那周雄起听了知道此事难以解决,便说道:“既如此,可将比试延后数日,让这华熊好生歇息,副统领之职由皇上先选出一人代理,等那华熊恢复的龙精虎猛再做比试也就是了。”
董不凡一听就气急败坏,这周雄起果然是老油条,什么多多歇息几日,什么皇上先行钦点一人,这不是把这祖制选拔当做儿戏。
这依靠人数作弊时就大谈祖制,这一看人选不在自己阵容,立刻就把什么祖制抛去一边,来一个皇上钦定。
立刻说道:“万万不可,此次比试就是为了京都护卫这头等大事,所以才御驾亲临,要在一天内选出人选。岂能说什么歇息几日,那皇上钦点不合祖制,如此还要这些将官浴血拼杀,挣得什么名次。”
董不凡也学会了秦刺柏的腔调,也用不能服众来说事,现在进入了两难境地,双方都在僵持,角力,皇上只在上面装聋作哑,静待需要自己偏帮偏向时再发声。
一时间周雄起手下的大臣和秦刺柏董不凡的党羽你一言我一语,争得面红耳赤,但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就在这一片混乱之际,许飞朗声说道:“我有一言,诸君静听。”
这话声音清澈明亮,穿云裂谷,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这种声音明明不大却听得清清楚楚,十分奇异。
这演武场地处空旷,冬季又是北风猎猎,却吹不散这少年的声音。
正是许飞运用内功,中气充沛所致,此等功夫就是你声若洪钟,也是万万不及。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都静了下来。且听这少年如何讲话,有什么高见。
只听许飞朗声说道:“这皇家演武场比武较量,那是国家大事,不能儿戏,这华熊看来也是鏖战多时,我此时若是赢了他,自然算不得本事。”
“既如此,我三合之内必斩此人,若是只打落马下,伤了些皮毛皆算在下输了,若是多走上一个回合也算在下输了,不知如此比试诸位觉得公平与否?”
让人还没开口,那边厢早就惹恼了华熊,只听得华熊大喝一声:“小子狂妄!你家华将军何曾疲累,就是大战三百回合也不在话下,居然大放厥词三合就要斩我于马下,简直可恼,可恨!”
董不凡一听心花怒放,这真是少年轻狂,略略一急躁,就开始胡言乱语,这华熊本领如此之高,约摸着就是那魔神吕怖怕也是三个回合难以得手。
更何况这马上作战,江湖中人懂得什么,只要暗暗嘱咐华熊只守不攻,撑过三个回合就大功告成。
赶紧说道:“果然少年英雄,如此甚好,只是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比试已经耗时甚久,莫要再拖延时日,此人如若败了,切莫再钦点一个人选也就是了。”
最后说的这几句话居然对皇上也略有讥讽之意。周雄起听了却没有说话,因为刚才一片混乱之时,已经有亲随禀告了这少年的来历。
这人原是江南烟雨楼的得力干将,刚刚回到京都,据说是给长生侯寻找药物。还特意说明长生侯苏醒后,可以治好午安国将军。
这些话都打动了周雄起,这午安国已经成了废人,如果能有长生侯帮忙治好,那真是天大的好事。
这许飞也有楚惊鸿的亲笔信,说这少年天赋异禀,实乃天降奇才,这比试之事尽可托付此人云云。
周雄起看了书信也是暗暗吃惊,这种军旅中的比试,御驾亲临的场所,发生的事情,居然能及时的传递给楚惊鸿,可见这个江南烟雨楼的耳目消息有多灵通,算得上神通广大。
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值得死马当作活马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