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逐一使用(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感受着耳朵的热气,春雨本能的想要推来夏晴,但是这么多人在这,要是自己反应过大,那可就不好玩了,这么羞人的样子,让人看见了,她还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
而且耳朵的热气吹在她耳边,让她有些心痒痒的,脸色也有些微红。
但是没有红多久,听到夏晴的话,她一开始是不解疑惑的,担当他听到最后的时候,差点没有一拳打上去。
转头死死的瞪了夏晴一眼,微红的脸霎时消了下去,眼神也有些不悦,“这都哪跟哪呀”,不再管太多,直接推开了夏晴。
“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你也不想想,一个田云龙什么水平?怎么可能答对出来这个谜题,夏晴你还以为谁都是楚公子那样的人才吗?”
春雨没好气的骂道,她哪里还不知道夏晴是什么意思,这是误会她是喜欢上了田云龙。
被推开的夏晴,听完春雨的解释,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精彩,也没有说话,好像是在想着春雨的解释合不合理。
“还想什么呢?难道你还觉得田云平肚子那点墨水可以答对谜题呀,真是不好好想一想”。春雨见夏晴居然还在犹豫,点了点夏晴对头,埋怨道。
“好像也是哦”,夏晴这会也不再转牛角尖了,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好意思看春雨了,毕竟刚才她说的话对一个女人来说,那是清白的事情。
“好像也是哦”,春雨翻了翻白眼,抱着双手,学着夏晴的语气搞怪道。
夏晴见春雨翻脸自己一个白眼,还学自己说话,知道春雨这次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当即小脸一笑,贱兮兮的看着春雨,双手拉着春雨的手臂,卖萌道:“春雨姐姐,春雨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怪我了好不好,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猜的,秋风和冬雪这两个丫头也是一样的想法,我是被他们推出来的。”
春雨看着卖萌的夏晴,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她当然不会真的生自己几个姐妹的气,只是她听见有人说她喜欢上了别人,就有些抗拒,刚才不过是心里堵得慌,一时没有忍住想要发泄一下。
同事春雨还瞪了一眼秋风和冬雪两个丫头,特别是秋风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用想都知道第一个提出来的应该是这个丫头,也只有这个丫头敢这么说。
秋风和冬雪两个丫头,隔着春雨和夏晴并没有多远,再加上春雨一时间激动,忘记了控制自己的音量,她们两个丫头自然也都停见了春雨和夏晴对谈话。
知道自己猜错了,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待在一般不敢说话,看见春雨瞪了她们一眼,两人齐齐一颤,嗔怒的用眼角看了一眼夏晴,好像再对夏晴不讲义气之举表示抗议,甚至她们都想都没有想就把她们供出来来了。
见两个丫头低下头不敢看她,春雨也是大喊头疼,总不能打这两个丫头吧,再说了她也下不去手呀。
没法,只好再瞪了一眼三女后,就挥挥手,淡淡道:“算了,算你们这次是有良心,春雨姐就不怪你们了,不过下次你们要是再没有证据就编排我,不然我就……”,想了一会有觉得不对,改口道:“呸,就是有证据也不能编排我,不然我就,我就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春雨也没有什么威胁手段,把自己装的很吓人的样子,捏紧这小拳头,对着三女示威。
三女倒是想笑,但是又不敢笑,把小脸憋到铁青,她们和春雨的关系怎么可能怕呢?根本就不可能,刚才不过是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嘛自然也就不再那么不好意思了。
这简直就要把春雨给气炸了,差点没忍住,看着三女憋着铁青的脸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刚才确实也只是再吓吓几女,哪里知道她们几人把她吃的死死的,半点都不怕她。
“咳,咳”,夏晴看着被起出汗水的春雨,不再打趣春雨了,咳嗽了两声,给了两女一个眼色,秋风和冬雪示意,捂着嘴轻笑一声,颔首表示明白。
随后三女一起对着春雨鞠躬道:“春雨姐我们错了,保证没有下次了”,说完后就立起身子,好笑的看着春雨。
“你…你们……”,春雨指着三女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了,这几个丫头还真是把她吃死了,她现在真是一点气都没有,但是就是看着几女偷笑的样子有些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最后干脆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哼了一声,转头不再看几女了,不过这一转身,更是引得三女连连偷笑,转过身子的春雨自然听见了,不过她又在心里默念:“我忍,我忍”。
不得不说,这春雨还是挺能惹到,要是楚浩平在知道了,一定会说,“你这么能忍,干脆别叫春雨了
,叫春惹吧。”
几女倒也分的清正事,私事,见又有人开始上来递答案了,闹了一会也没有再闹了,认真的看起去了答案,不过对的人,还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反正至楚浩平和田云龙离开后,一百多号人,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
看见这些人,春雨的心里才渐渐平静下来,心里大喊道:“这踏马才是正常人嘛,楚浩平那是个什么妖孽,几百万人都出不来一个的家伙,和他比个屁呀。”春雨这是把她能知道的脏话在心里全部骂了出来。
“阿嚏”,第二楼和田云龙吃着夜宵的楚浩平打了一个喷嚏,好的楚浩平差点没有一口饭喷出来,楚浩平揉了揉鼻子,心里腹诽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的身体,怎么可能打喷嚏,一定是有人在玩背后骂我,哼哼,不要让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楚浩平上来之后,除了护卫,丫鬟,一个人也没有,桌子和昨天一样,没什么变化,不过在桌子的最前方,有着几个被红步盖住的木牌,不知道是什么,想上去看吧,但是一看到木牌旁边站着的二十多个护卫,也就打消了他的想法,无所事事的楚浩平坐了一会后,正无聊的时候,田云龙就上来。
两人聊了一会,一拍即合,叫人上点夜宵上来,本来哪儿还不愿意,最后还是田云龙拿出他的棺材板收买,最后这人才答应下来。
楚浩平倒是想付钱,但是田云龙一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彻底把楚浩平打败了,没有办法,他又不是矫情,只有让田云龙请他吃一顿了。
两人边吃饭边喝酒,想着下面楼这么多人居然还在想答案,两人就心里一阵暗爽,笑得差点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引得旁边的几个丫鬟都差点石化了,对丫鬟来说,自然不知道楚浩平和田云龙这么早上来有特别的地方,就是感觉这个两个公子应该挺厉害,文才也挺好。
但是一上来,正经没有几分钟,跟着就开始了吃饭喝酒新,吹牛打屁,只感觉落差是不是太大了,上一刻还是一个有气质的文人,下一刻就街边小巷的粗鲁流氓,怎么看都感觉不现实。
不过楚浩平怎么可能管这些,知道现在,他如果还是把别人的看法这么放在心里,那他也就白出来了混这么久了。
田云龙那是更加不可能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吃饭喝酒吹牛打屁的人,更加不会在意别人一个丫鬟的看法了,不然他他早就郁闷死了,哪里现在还会和楚浩平以前喝酒呢?
两人不一会就聊起了这次的诗会,田云龙问楚浩平,小声问道:“楚哥,你刚才那个谜题是怎么做的这么快点,我看现在好像都还没有人上来,就咱两过关了,这题目这么难,你是怎么这么快做对两道题目的。”
田云龙眼睛张的跟一个牛铃当一样,跟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看着楚浩平。
楚浩平有些诧异但看了一眼田云龙,没想到这田云龙这么快就发现了不对,这和他刚认识的那会田云龙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这倒也是好事,楚浩平也没有想要隐藏这件事的想法,但是这件事应该怎么解释倒是一个大问题,他总不能说他是穿越来的,你们觉得难如上青天的那些题目,在我们那个世界是用来给小孩子锻炼智力的吧,是出来也没人信呀,说不定还把他当成傻子也说不定。
楚浩平思索一会,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好的里有,只好敷衍道:“这些题目呀,我再一本书上看见过,上面类似的谜题,我那时看的多了,也学会这个题目的思维,所以这些题目对我来说倒也不是太难。”
注意到楚浩平的敷衍,田云龙感觉到奇怪,因为他刚才看见楚浩平好像是不准备骗他的呀,这就有些矛盾了,又不想隐瞒,但是又敷衍了他,这是什么情况,一时间搞得田云龙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既然楚哥他不愿意说,他也自然不会去强求,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楚哥你这么厉害呢,看来还是我们楚哥厉害,看的书都比这些人多,比起那些文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呀”。
看着田云龙真挚的眼神,楚浩平暗道:“果然是变了,不简单呀”,田云龙毕竟还是从楚浩平这里出师的,楚浩平自然知道对方也是不信,不过却没有再问,反而真挚的拍了一个他去的马屁,给足了楚浩平的面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