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卖酒(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安歌的心里是欢快的,乘车时,清新的新月挂在车帘上;弃车走山路时,上弦月挂在路的尽头等着她;在山路中的荆棘刮破衣襟时,上弦月在柔情蜜意地看着她。
老农告诉安歌沿着山路走,一直走,然后就自己赶着老马车消失了。安歌不在意,安歌还没等天亮时就下了山,下山就看到了老农,她惊喜飞奔而去,问:“老伯伯,你怎么在这?”
老农赭色的脸堆满笑容:“我不是给你做御者吗?这沿路都是将军府的军士,沿途拿着画像找姑娘。”
安歌有些心虚,问:“那画像画得像我吗?”
老农说:“不像,不及姑娘貌美。”
安歌羞红了脸:“老伯伯就会说笑,那这是哪啊?可有军士?”
老农说:“这大概就是淳于了。”
安歌说:“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夫君就在淳于。可我为什么没有见到营垒呢?”
“再往前走走,兴许就到了。姑娘先在车中睡一会,我看前面的路非常平坦呢。”老农说。
安歌就迷迷糊糊在车中睡着了。等醒了时候,掀开车帘,发现前面竟然是一个乡村,安歌问:“伯伯,这是哪啊?”
老农说:“姑娘,先别惊,我也不知这是哪呢?”
老农找了一路边孩童问,孩童用稚嫩的声音说:“这是鲁国啊。”
安歌兴奋地说:“鲁国,这是我母亲的母国呢。可我这才是第一次来鲁国。”
老农问:“姑娘有何开心的,姑娘不去淳于了?”
安歌说:“去,怎么不去呢。可在鲁国游玩一两日也是无妨的,我从来就没离开过杞国。”
那个小孩子闻说,连忙问:“姐姐见过杞国的酒神吗?祖父说杞国的酒神让杞国变富了。”
安歌骄傲地说:“我当然见过,我每天都见。”
小孩子问:“姐姐,酒神是会在飞吗,会变化吗?”
安歌说:“当然不会,酒神就会酿酒。”
小孩子失望地说:“我又不喝酒。”
这时安歌肚子咕咕想起,就问小孩子:“这里有酒肆吗?”
小孩子说:“没有。可是姐姐可以到我家吃,我祖母做饭可好吃啦。”
小孩子一蹦一跳转了一个弯,钻进老槐树下的茅屋里,安歌紧跟其后,老农驾车跟随。孩子进屋就喊:“祖母,有客人。”
一个略微驼背的老妪穿着葛麻的衣服出来说:“谁啊,什么客人啊?”
待她看到安歌,浑浊的眼睛竟然闪出光亮:“如此好女怎会来我这破旧的地方啊?可从何处来?”边说边用衣袖不断擦拭院中几个老树桩,示意安歌坐下。
老农大咧咧坐下,安歌站着说:“婆婆,我肚子饿了,家中可有东西吃,我这有钱。”说着抓出一把布币。
老妪忙说:“姑娘,钱我这老婆子是不收的,只是家中吃食不好,不知道姑娘能否下咽。”
安歌说:“饿得紧,只要能下肚就行。”
一会老妪就端出菽豆饭和春韭蒸蛋,站在旁边说:“姑娘,这菽豆是我泡了两日的,软了易煮熟,这仲春头茬的韭菜是最好的。”
安歌和老农都拿起食箸,风卷残云。吃到一半,看见男童不停咽口水,就把自己剩下的菽豆倒进剩下的蒸蛋里,递到孩子面前。老妪想从孩子手中去抢,终究没有抢下来,孩子如泥鳅滑到一边津津有味吃着。
老妪愧疚地说:“姑娘,别笑话,平时孙子是很少能吃到这蛋的,我们得留着孵鸡,孵出的鸡在找食时总是被叼走。对了,姑娘可是杞国人?”
安歌点点头。
老妪说:“老杞王还活着呢?”
安歌微笑点头。
老妪说:“老杞王真能活,算来今年他都当了有七十年的王了。我们鲁国先后嫁过去两个公主,都被老杞王休回了家,倒是一个媵人据说和当时还留在王宫中的将军好了,后来竟然嫁给了将军。”
安歌说:“这个我不知道。”
老妪说:“是啊,你还小呢。我们鲁国因为这件事对杞王特别不满,总想着去攻打呢。”
安歌说:“打什么打,总打仗有什么意思啊?”
老妪说:“可不,老百姓也怕打仗,税高了,就该饿死人了。今天看了姑娘你,老太婆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老杞王看不上鲁国的姑娘了,杞国的花更美。”
安歌说:“不是的,我的母亲就是鲁国人呢。”
老妪瞪着眼睛说:“可是呢,要不我看着就亲切的。姑娘这样貌,以后怕是可以嫁到王室呢。”
安歌脸泛红晕,骄傲地说:“本姑娘已经有夫君了,天下第一等的好人才。”
老妪用手捂着嘴笑,老农也在笑,男童把埋在陶碗里的脸抬起来说:“姐姐,好羞!”
老妪说:“你这是寻找夫君吧,你这姑娘娇滴滴地打扮不适合赶路啊,可是穿上男装也不像男子,仔细路上有强人抢了你做夫人。”
安歌惊喜说:“嗯?我怎么没想到穿男装呢?老婆婆,你家可有干净的男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