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我是你弟媳妇,不是什么东西(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婚礼如期举行。
全城名流全都到位。
叶家其实并不是很满意盛开这个三少奶奶,因为她之前作死的行为是真的太多了。
打扮也是不伦不类,他们这种豪门权贵,哪能是接纳这样的小作精?
无奈叶南弦就是非她不娶。
加上叶家和盛家也的确是有婚约在。
结果——
“你说什么?逃婚?”叶婉冷笑一声,“真的是可笑,还把自己当盘菜了,要不是南弦坚持,我们叶家会需要娶那么个玩意儿回来?还逃婚,通知老爷子,这婚礼不用举办了。”
挂了电话,叶婉刚要吩咐酒店这边的人不用再忙活了,结果就见到自己女儿跑过来。
“妈,三舅来了。”
叶婉是叶南弦的姐姐,现在是秦家的儿媳妇。
秦臻臻就是秦家的五小姐,叶婉的小女儿。
秦家在京都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
不过秦家的大公子,早些年就已是从政,目前是京都一把手。
正是因为这样,叶婉的地位也跟着被拔高,加上她和叶南弦是一母同胞的姐弟,关系自然是不言而喻。
“他一个人回来的?”
“好像不是。”秦臻臻多了解这位舅舅啊,对叶南弦来说,世界上就存在两种人——
盛开和,别人。
听说这位三小姐又作妖了,他亲自去了医院,把人给接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婚礼!
秦臻臻其实和盛开年纪相仿。
说起来,舅舅的确是有些老牛啃嫩草的意思,不过就堂堂叶家三爷这名分,绝对配得上盛家的三姑娘。
叶婉一肚子的火,到了化妆间,还真是见着了盛开。
只是让叶婉看得牙酸的是,叶南弦这会儿还抱着盛开。
她这么大个成年人了,是没脚还是瘸了?
叶婉脾气很冲,但她知道,南弦对这个小贱人那是真的护得紧。
所以,绝对是不会当着南弦的面,自讨没趣。
新娘到了,自然是要化妆,叶婉稳定了一下情绪,低声对叶南弦道:“你先出去吧,外面很多客人,这儿交给我就行了。”
叶南弦还不愿意走。
不过新郎是肯定得出去在外等着的。
正好叶南弦还有电话进来,他叮嘱席东:“照顾好三小姐。”
等叶南弦一走,叶婉直接上前:“盛开,要是觉得叶家配不上你,不如直接说明白了,逃婚这种事,不是都让彼此都难堪?”
逃婚的确就是自己干出来的。
盛开觉得也没什么好狡辩。
她不出声,叶婉就觉得盛开完全是仗着自己弟弟对她的迁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更是怒不可遏,“如果我是你,我会觉得羞耻,你这样的人,配得上南弦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东西,你要真嫁到叶家,我都怕叶家会乱。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喜欢阿宽,现在还要结婚,你能要点脸?”
盛开皱眉。
重活一世,她目标很简单,虐渣,手撕那个绿茶婊。
不想再让叶南弦为自己赔上一条命。
安静当个叶太太。
但这也不代表人家可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她。
什么东西?
要点脸?
上辈子自己和叶婉也不是没有交集。
说起来,叶慎宽得喊叶婉小姨。
叶慎宽是叶南弦大姐的儿子。
而叶南弦是叶家老爷子,老来得子,所以叶慎宽和叶南弦年纪没差多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