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年炼狱,生不如死(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陆宁被送进精神病院,已经是第五日了。
她发烧了,四十度二,躺在床上几近人事不省。
她满头满身的汗,整个人冷到瑟瑟发抖。
昏暗的灯光下,同卧室的几个精神患者凑到她面前,傻乎乎好奇地盯着她看。
“砰!”
有些老化了的房门被一脚踹开,几个身形彪悍面色不善的男人闯了进来。
在那几个围观的精神患者吓得尖叫着跑出去了后,领头的那个男人直接走到陆宁床边,揪起她的头发将她拽拖到了地上,再猛地一脚,将她直接踹到了墙角。
有温热沿着大腿滑落,陆宁面色一片死白,痛苦地捂住了小腹。
她费力睁开眼,看向眼前完全陌生的几张面孔,声音微弱:“你们,是什么人。”
那面带刀疤的男人走近她,直接将手里闪着猩红的烟头,狠狠碾在了陆宁的肩膀上。
入骨的刺痛,让她几近昏死过去。
男人凶神恶煞的声音响起:“把钱拿出来,薄大少给了你五百万,陆氏这么几十万债你赖着不还,怎么的,跟老子玩呢?”
五百万?哈,五百万。
陆宁虚弱地低低笑出声来。
果然啊,他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逼死她。
那男人看她还笑,又是猛地一脚踹了过来,“给钱!少他妈的给老子装疯卖傻!”
那一脚直接踹在了陆宁脸上,她嘴角鲜血,混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
她扯了扯嘴角:“我没钱,要命你就拿去吧。”
“没钱?没钱?”男人蹲下身来,粗糙油腻的手掌,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拍在了陆宁的脸上。
却在这个时候,陆宁藏着身后的手机里,传来了薄斯年的声音:“没死就不要给我打电话。”
凶神恶煞的男人足足僵了两秒,猛地反应过来,起身就要去夺陆宁身后的手机。
另外一个男人立刻过来拉住了他,附耳低语:“老大,还是快跑吧,真把薄大少招来了,搞不好就没命了。”
那男人这才极不甘心地起身,对着陆宁吐了口口水,快步往门外走。
陆宁费力地发出声音,她明明已经死心了,却在这一刻,突然想最后再奢望一次。
“薄斯年,有人要杀我,你救吗,你的孩子,你救吗?”
那边,冰冷至极的声音劈头盖脸传过来:“少跟我假惺惺卖惨,你就是真的死了,拿你的命还琳琅的哥哥,还顾家,那也是你死有余辜。”
走到门口的几个男人,听到这话顿住了步子。
薄斯年微顿了一下,一字一句:“至于那个孽种,就活该跟着你下地狱。”
门口急着逃的几个男人相视一笑,俄而,低而压抑地发出一阵嚣张得意的狂笑。
就这?就这?
他们怎么会担心,薄大少会来救这个杀了人的贱东西?
陆宁费力将手机举到嘴边的手,终于无力地垂落了下去。
她声音只余下破碎的呢喃:“它是我们的孩子啊,薄斯年,你再恨我,至少救救这个孩子啊。你不是说,做梦都希望能有个我们的孩子吗?”
“薄斯年,医生说了,我是熊猫血,很难要第二个孩子的,如果这个没了,或许以后我就永远都不能有孩子了。”
“薄斯年,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这个孩子吧。”
那边没有回应,半个字的回应也不再有。
陆宁眼泪安静地落下来,哀莫大于心死,不,哀莫大于心不死。
这个电话,她不该打的。
她按下了挂断,任由手机掉下去。
那几个男人折回来,这一次,领头的那个男人再没了半点顾忌,灰扑扑的一只皮鞋,对着陆宁的手背就狠狠踩了下去。
“少他妈磨叽!钱交出来!”
陆宁费力挤出几个字来:“我没钱,只剩命。”
那男人突然脸色变了变,移开了脚,再看向陆宁手上时,眼里迸射出了贪婪的光芒。
他俯身下去,手伸向了陆宁的无名指上:“这戒指,看起来可值不少钱啊。”
陆宁赶紧将手藏到了身后,“是假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