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两年后和他擦肩而过(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年后……
吐着信子的蟒蛇,一点点缠绕上了她的脖颈,喉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无力。
陆宁睁开眼,那足有碗口大的蛇头,张开嘴露出尖利的毒牙,猛地朝着她脖子咬了下去。
“啊!”
陆宁尖叫一声,从床上惊醒,看向外面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洒落一地细碎。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立即起身走过来,含着担忧看向了她:“没事吧?”
陆宁整个人还没完全清醒,抱紧了被子,迅速退到了床角,整张脸上尽是惊恐。
宋知舟有些无奈地退开了一步,帮她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隔着较远的距离递向她:“喝点水,缓缓神。”
陆宁接了水喝了一口,已经从那里面出来一年多了,到底还是忘不掉啊。
她神志总算是清醒了过来,轻声道歉:“对不起,宋医生,吓到您了。”
宋知舟含笑在她床边坐下,他的声音很温和润泽:“没事,别总您啊您的叫,我也没那么老。”
陆宁抿了抿唇,低头没有回应。
男人声音继续响起:“刚给你做完催眠治疗,看你累得很,就让你多睡了会。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陆宁起身下床,一边戴上了手套,再戴上了严实的口罩和一副平光眼镜,一边轻声应着:“好多了,谢谢宋医生,那我先走了。”
宋知舟起身将她送到门口,边嘱咐着:“陆宁,你应该去尝试摘下这些东西,试着出去走走。神经衰弱和抑郁光靠治疗是很难痊愈的,需要自己去学着放下过去,走出那个封闭的世界。”
女人步子有些急,在就要出门的时候,脚踢到了门槛,整个身子往前跌去。
顾知舟赶紧伸手想要去扶住她,还没有碰到,陆宁突然用力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自己勉强扶着墙面站定。
她面色本来就白,是那种憔悴的苍白,现在似乎是受到了些惊吓,愈发白得厉害。
她稳了稳身子,有些难堪地道歉:“对……对不起。”
顾知舟也只能侧开了话题:“你妈妈的检查结果今天下午会出来,你有时间陪她过来拿一下。情况可能不会很乐观,需要有点心理准备。”
“谢谢。”陆宁轻轻丢下一句,几乎是仓皇离开了这里。
出了医院,阳光很大,刺得陆宁眼睛有些生疼。
她用手挡了一下,然后戴上了白色卫衣上的帽子,上了703路公交车去知江图书馆。
这趟公交车会绕一些,但乘客很少,她不喜欢人多。
走到了最后一排坐下时,有一对说说笑笑的小情侣上车,也往后面走了过来。
陆宁手挨着口罩,咳嗽了几声。
那个年轻的姑娘停止了说笑,看向裹得密不透风的陆宁,立刻皱眉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低头跟男友耳语了几句,转身坐到了前面去。
车在知江图书馆停下,陆宁下车,看了下时间,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多分钟,步子也就慢了些。
一辆黑色的轿车和她擦肩而过,她下意识拿了下头上的帽子,不让它掉下去。
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一股凉意倏然自脚底往上涌。
车牌号数字84060的黑色迈巴赫,自她身边经过后,正停在了图书馆前面。
口罩下的面色迅速惨白了下去,陆宁慌慌张张地将身体躲在了一棵古树后,明明是隔了很远的距离了,她还是控制不住地直冒冷汗。
84060,薄斯年陆宁的谐音,那个车牌号,是她给他换掉的。
是他,错不了。
图书馆位置偏僻,他以前也从不来这种地方,都两年了,怎么会在这碰到他?
鼓了很大的勇气,她才终于小心躲在树后回头。
车内走出来两个身量极高的男人,迅速吸引了不少过往之人的目光。
哪怕是两年不见,陆宁也能认出,穿黑色衬衫的男人,就是薄斯年。
他挺拔身躯随意地倚靠在车门上,跟穿着白衬衣的另一个男人说了几句什么,再目送那个男人进去,然后上车离开了这里。
就像是冬日里掉进了刺骨寒凉的水底,陆宁周身止不住地颤栗。
直到手机闹铃响起,显示离上班时间已经只有两分钟了,她才猛地回过神来,控制着慌乱快速进了图书馆。
跟她换班的女人微微皱眉,抬腕看了下手表,面色不悦地提了包离开。
陆宁安静地在自己岗位上坐下,这个点图书馆的人不多,她拿出了素描纸和铅笔画画。
图书馆的这份工作是宋知舟帮她介绍的,薪水不错也很清静,许是宋知舟的关系,负责人也特许她不忙的时候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陆宁专业学的美术,接一些插画的活,也能赚些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