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警兆突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能够更快速的突破境界自然是大好事,但这样的事不可强求,尤其是这种弄险才能成的情形,更不能一心为之。不说这样的近路不是想有就能有,想碰就能碰到,即便真的出现在身前,叶拙叶小拙也未必就会那么欣然以对,还要分情形,看态势才会有所抉择。尤其关乎神魂的时候,更是如此,神魂肉身不能一概而论,譬如当初白骨深涧下所遇九天神雷,便不是当初不得已,一番思量之后叶拙也可能还会选择冒险而为之,但神魂却是不同,至少叶拙不会主动冒这样的风险。
当然,这些都是事前话,一旦事情避无可避,不得已必须为之,又或者事情已经发生,叶拙叶小拙也肯定不会瞻前顾后,比如这一次虽然只差一线就神魂陨灭事情实在太过凶险,但必须直面的时候,叶小拙肯定也不会有无谓念头,没有后悔或者抱怨,唯一做的就是尽自己全力努力去争最好的结果。
至于最终如何,叶拙也只有随缘二字,又或者说要看自己的底蕴,拼自己的积累了。这一次到了眼下已经可以确认因祸得福,叶拙自然有所欣喜。但仔细想想,叶拙感受更多的还是庆幸,庆幸自己分身之体有够果断,也庆幸自己本体早先功诀修炼不曾有过放松。虽然当下才终于到了无垢大成琉璃之境,但若不是之前神魂已经足够凝练,怕是连给分身之体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陨灭了。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有的选择,如果重来一次的话,叶小拙肯定自己宁愿不碰到这样的情形。
至于现在,叶小拙唯有劫后余生并有所得的一阵感慨了:“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论如何,如今本体真魂也算是百炼成了精钢。无垢琉璃境界……”
叶小拙很快便将那些感慨也丢到一旁,沉入自己本体真魂通透如如水却又坚实如玉的玄妙感受中去了,便是之前已经有所感触,有所推衍,但又怎么比得上境界真正大成之后的真切感受。
当然,叶小拙或者说叶拙已经是金丹后期近乎大圆满的存在,经历过的事情足够,如此突破的事情也不知道多少次,即便无垢琉璃境界再玄妙,即便神魂经此一遭于自己的将来有再大的意义,此刻的他也不会因为一时的兴奋而彻底忘乎所以,连自己身在险境都忘了的,便是心神更多都放在无垢琉璃境的体会上,叶小拙也不会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尤其那一道道由丝缕精粹真魔之意凝结而成魔鞭。
当然,留心魔鞭只是叶拙叶小拙惯常谨慎使然,虽然魔鞭之威不可小觑,便是以无漏金身境界的肉身也不能视之如无物,若是不小心捱上一记,哪怕只是鞭梢扫中,也会留下一道伤痕,也会有一阵钻心剧痛,不过也仅止于此了,些许伤痕转瞬即复,钻心剧痛也只是痛楚而已,只要不会被侵袭到识海侵扰到神魂,便是有些微魔意入体,也不用叶小拙分
心去应对,本来叶拙不停汲取周围天地灵元的同时就也有源源不绝的丝缕真魔之意一起收入一起炼化。随着时间推移,魔鞭虽然霸道依旧,但动静跟初始没什么变化,渐渐摸清了规律的叶拙叶小拙便只是分出一小部分心神去理会,更耗费心神之力的阴阳隐匿之法不用,只以借助千羽风雷翅催发的风行万里气意已经足够,就算魔鞭鞭梢也罕有再真正抽中的时候了。
若有人有天眼之能看着这一方禁制空间的话,就能看到叶拙身形闪动越发的流畅,行云流水、羚羊挂角、清风拂柳,潇洒而写意,到的后来,甚至都难以分辨叶拙叶小拙那一道身影是在躲避那道道霸道魔鞭,还在在跟禁制空间里一条条魔意之鞭共舞了。
叶拙叶小拙自然愿意事情就这么一直下去,不用担心周围危险,自己的本体真魂一点点恢复,一点点圆满,直至无垢境界大成,彻底成就无垢琉璃真魂,然后自己或者继续留在此间,继续探究祖脉、魔意以及之前自己所来的另一方于此地有玄妙关联的禁制空间,又或者暂且离开,先回去自家离云岛到天地灵元同样可堪一用的白骨岭上闭关,待得彻底消化这一次所得之后再做打算,各有利弊,却也都是可行的选择。
但俗话将世间事不如意者常八九,于叶拙而言更是如此。事实上的山野修士,叶拙的修炼之路无章可循,原本就难得坦途。一路行来到今天,对于种种意外,种种变故之事叶拙叶小拙也早已习以为常,哪次要是顺顺利利一切随心,反倒可能要心中犯嘀咕了。要不是这样,叶拙叶小拙也不会有时时谨慎,哪怕周围一切平静时候也会警醒四方的习惯了。
若是别的时候也就罢了,不提虫母小家伙跟狐灵儿两个时常相伴,相互充作护法的时候,无论是虫母小家伙妖族天生直觉还是狐灵儿天神灵体以及她领悟的金丹大道,都是一等一的敏锐,叶拙自可以安心许多,便是叶拙自己,拥有分身之体便相当于多了一双眼睛,多了一个心意相通,比其他人能更迅疾反应的护法。但此时此刻此地显然不成,不仅虫母小家伙、狐灵儿不在身旁,自己的分身本体也合二为一,而这一方禁制空间还有许许多多的未知玄奥,就算不提魔意之鞭,叶拙叶小拙的谨慎之心也自然比之往常更郑重十分。
叶拙叶小拙的谨慎半点都不多余,这一方禁制空间也没有让他失望,一如以往许多时候一样,就在感觉到自己的本体真魂已经恢复到足够程度,分身之魂不再迟疑终于跟自己的本体真魂也合二为一,彻底唤醒自己的神魂,叶小拙终于成了真正的叶拙,刚刚暗自舒畅稍松一口气的时候,神情忽然一凛,凝神皱眉朝着那座原本是一座土丘,如今覆土早已在万千雷光凌厉之威下化作了虚无的圆丘看过去。
分身之魂唤醒本体真魂,不存在还有迷惘的情形,
一个刹那都没有,就在双魂合二为一的同时,叶拙便已经知晓了有关于自己本体、有关于自己分身之体之前的种种,同时间两相对照之下,叶拙也更明白了一些东西,比如分身之体之前有关两处禁制空间之间的联系,比如自家离云岛白骨深涧中这两座禁制之下镇压的东西,但与此同时,依旧还有一些疑问没有答案,比如在不远处那座圆丘之下一直汹涌的祖脉气意,比如那亿万万的族人血脉气意,又比如最初混在天地灵元之中却也安稳却不知为何忽然凝成长鞭开始攻杀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收手的魔意。
所有这些都是叶拙感觉跟自家离云岛,跟自己想要掀翻天之诅咒禁制有所关联的事情,自然更多几分关心。有疑问的事情还需要慢慢琢磨,再做探究,便是想明白的事情也未必就一定是事实,同样还需要更进一步的验证。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叶拙当然清楚,自己因祸得福得来机缘不可浪费,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紧接着就要催动全力流转玄黄无垢经,一鼓作气让自己的神魂无垢琉璃境界彻底大成。
神魂提升有多重要不需多提,不说以后于自身修炼于自身境界突破有多大的意义,单说眼下这一方禁制之中的种种,因为神魂晋升无垢大成琉璃境界而来的神念神识之力的提升就可能会发现更多之前难以查探到的秘密。
所谓磨刀不费砍柴功,又或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叶拙再明白不过了。但是不等自己全力施为,忽然心中生出一道警兆,叶拙凛然,凝神朝着那边看过去。
危险之意不是来自那一道道凝成长鞭的魔意,也不是让叶拙之前心神失守陷入疯魔的亿万族人血脉气意,而是圆丘之下的祖脉气意。
叶拙之所以会来到这座禁制空间,差点心神迷失进而本体真魂陨灭,最开始就是因为受到了祖脉气意的感召然后从白骨岭上的纵身一跃,也正如最初所愿,在这里真的激活了数万年都从没有离云岛人激活过的血脉力量,说起来,这会儿神魂能够经历劫难破而后立即将无垢琉璃境界大成,也跟血脉力量激活之后更加凝实的基础有关。
经历了好的坏的,尤其此刻跟分身之体合二为一,知道了分身之体进来之后更进一步的感受,叶拙对于自己跟祖脉威能之间的差距有着足够的认识,那绝对比自己跟一个元婴大能的察觉还要更大的多,浩荡之威要是真的也跟魔意一般朝自己攻杀的话,便是十个自己也早以被碾压成齑粉了。
不过就算没有这些经历,叶拙也不会觉得祖脉这种存在会是羸弱不堪的,来到这里只是亲身感受到了而已,但无论是自己本体真身刚进来,还是分身之体从另一座禁制空间穿过节点过来之后,祖脉气意虽然蕴着磅礴威能,甚至还有所波荡有所汹涌,却从没有让叶拙心生凛然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