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羽翼(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细瓷骨碟小巧玲珑,内底绘了一朵徐徐盛开的银红碗莲。

碗莲柔嫩娇美,更衬得托在花瓣上的三粒丸药寒酸不堪。

罗讷言看着黑似焦炭的丸药,楞神之间默默无语,屏风后的慕容薇也是微微汗颜。

知道前世里罗讷言因寻亲流落京城,后被苏暮寒将他收留身边做个谋士。人如其名,讷讷无言,亲未寻得,人不出众。

没想到千禧元年,他以一把草木灰救回苏暮寒的性命,又以银针压制住慕容薇癫狂之态,才偶然说起,家里曾世代行医,留有几个祖传的方子。

秀才行医,本就怪诞,偏偏罗讷言用的材料和法子又奇特,是千禧元年宫廷里令人注目的人物。

自那一把草木灰成名,罗讷言以后步步高升,成为苏暮寒身边得力之人,因而才能被自己记住。

慕容薇想到太医们久久治不好祖母的病症,又记起那一年的怪才,这才要夏钰之暗暗寻人。

废宫十年几乎日日与药为伍,都说久病成医,如今的慕容薇对药材并不陌生,治病却欠火候。

昨夜香气掩过药味,她倾尽全力,制得几枚丸药。自己已先尝过,明知药味不对,本想再次改进,不料夏钰之已寻得此人。

罗讷言拈起一粒,先看再闻,焦气扑鼻,药味有些难寻。他以指甲刮下少许,慢慢细品,心生无限诧异,默写出几味药材的名字。

屏风精工透雕,隔住人的视线。罗讷言不傻,心知后头那人才是今日的主题,他工整地写毕,将纸放在托盘上,依旧由冷雨呈给慕容薇看。

确是写出几味主药的名字,隔着屏风,罗讷言听到后面女子的声音雍容华贵,带着高高在上的睥睨:“公子辨得不错,对这丸药可还熟悉?可知这丸药是治哪种病症?”

罗讷言的父亲识文断字,他的名字便是父亲取自《论语》,“君子贵讷于言而敏于行”,父亲教他少说话,多做事,厚积方能薄发。

罗讷言谨尊父命,平日开口不多,却不影响才思敏捷,观查入微。

药焦且新,还带着烘制的气息,应是刚被炼成。几味珍贵的药材练成这个样子,若被父亲看到,定会心痛。

想到父亲,罗讷言心中一痛,赶紧收敛心神。既然知道屏风后立着贵人,便恭敬地起身答话。

他先朝屏风处施了一礼,再细细回道:“不知贵人从何得着此药?此药与我家祖传的还神丹有几分相似。若是此药,当以医治患者深受刺激、癫狂乱性、亦或颅脑受损之症。”

夏钰之听到此处,蓦然明白,不待慕容薇问话,抢先说道:“这丸药治病的效果如何?”

罗讷言以为东家问的是慕容薇所制的丸药,诚实说道:“这几枚丸药缺了药材,火候不佳,也无引子,药性并不大,好在并无毒性。”

药性不大,便是并无治病的可能,罗讷言自以为说得婉转,听得人却冰雪聪明。

一时悲喜莫辨。以自己一人之力,果然治不得皇祖母的心病。幸好大海捞针,侥幸寻得此人。便医不得皇祖母痊愈,总断了苏暮寒以后的肱骨。慕容薇按捺心神,准备好好赌一把。

“既是祖传,想来你那个药方也不愿外传。若是你来配药,大约几日可成?治愈的把握又有几分?”屏风后传来的声音如珠落玉盘,清脆甘甜,落在罗讷言耳中,又一下一下敲在他的心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