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轮回(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是短暂亦或是长久的沉寂,空气里沉郁得似能拧下水来。慕容薇紧紧揪住手中的丝帕,将指甲深深刺入自己掌心,试图让自己更为镇静。

夜空里再无烟花腾起,侍卫的包围圈慢慢收拢,一切又显得风平浪静。夏钰之微微锁着双眉,沉声吩咐人仔细查看。

不远处那片青草地的尽头,传来一声微弱的"shen yin",紧接着,是扑通一声,像是人摔倒的声音。

出岫的人紧随其后,银亮的灯笼照得草地上白昼一般,视线清晰可。

方才摔倒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背后刚刚中了一箭,鲜血还在汨汨流淌。

侍卫手中的银灯照上他苍白的脸庞,曾经灿若星辰的双眸如今满是疲惫,布满红红的血丝,却依然干净与澄澈,清湛得令人落泪。

只一眼,慕容薇的心便紧紧揪起。她步履匆匆如飞,走向来人。

顾晨箫最后的意识里,似梦又似真,记忆中从未稍离的罗衣长发女子如青莲盛绽,缓缓走向自己面前。她弯下腰来,带着满脸的担忧和痛惜,低低说了一声:“原来是你。”

一滴冰冷的水珠打在顾晨箫眉毛上,又似烙印一般滚烫。是她在落泪,还是天上飘了雨滴?十六的月亮大如银盘,不似是有雨意,而脸颊上,恍惚间又是一滴,原来真是她的泪。

“慕容薇”,顾晨箫本想回应慕容薇的话,亦想抬手拂去她眼中的泪滴,只是背上伤重,失血过多。他下意识的唤出她的名字,手软软地抚过她拖在草地上的裙裾,便晕了过去。

顾晨箫是被人一路追踪的,敌重我寡,他的护卫渐渐被人分散。孤注一掷之间,为了躲避,他选定了皇家行宫的方向,远远望见青莲台的灯光,便不顾一切扑着这边而来。

玉屏山行宫里这些日子动静颇大,顾晨箫早已接到秘报,行宫里守卫添了许多。加强值守,戒备森严,分明是有贵宾到来,顾晨箫赌的便是有西霞皇族在此小住,并且越尊贵越好。

追杀他的人是太子顾正诺的手下,因为此前与大阮的一战成名,父皇赐下遮面金甲,又被世人冠以战神修罗的称号。顾晨箫羽翼初初长成,顾正诺已经有些乱了手脚。

得知顾晨箫外出,顾正诺不惜一切代价,泒人千里追杀,就是怕顾晨箫这棵幼苗假以时日长成参天大树,撼动自己太子之位。

顾晨箫往日总归顾念着兄弟亲情,并未觊觎皇兄太子之位,不想顾正诺却能痛下杀手,已然失了先机,心里又痛又恨。

此时来玉屏山,顾晨箫本是想悄悄勘查此地的矿藏,带出来的人手虽然骁勇,却输在太少,抵不住对方人多势重。

明知顾正诺不敢此时与西霞皇室撕破脸皮,知道有皇族中人在此入住,必然不敢命人硬闯西霞的皇家行宫,这是最安全也最有效的办法。

顾晨箫与仅余的几名侍卫商定,由他们分散撤退,速速回去搬救兵,自己拼着后背中上一箭,硬闯有皇族入住的青莲台。

顾正诺有再多的不甘,毕竟不敢在西霞境内公然杀人,他避在西霞皇家行宫之内,不过七八天的功夫,后续接应的人手赶到,便可与顾正诺的人正面厮杀。

不想青莲台守卫比他想像的更加森严,除去背上顾正诺的人射出的一箭,顾晨箫小腿上又被出岫的人砍了一刀,大片的鲜血浸湿了黑色的夜行衣。

眼瞅着毙命在此,顾晨箫几多不甘心,不想慕容薇的声音如天籁般在自己跟前响起。

看到慕容薇向自己弯下腰来,顾晨箫不知为何,相信她一定会救自己。心情蓦然放松,拼着的那口气终于支撑不住,他晕了过去,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意。

慕容薇打量着倒在地上的人,那样英俊的面庞如今苍白得吓人,下巴上有青色的胡茬冒出,添了几许憔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