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秘法(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午间放饭,李牧吃的是小灶,在老铁头的住处。作为军器监的监正,老铁头自己住一个院子。

老铁头在灶上拿了几个窝头,端了一盆野菜汤,又把李思文带来的风干腊肉切了做个荤菜,虽不丰盛,但在此时的定襄城,这已经算是极好的伙食了。老铁头吃得那叫一个开心,啼哩吐噜不住嘴。李思文却没怎么吃,只是好奇似的啃了一个窝头。李牧耗尽了体力值,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毕竟是在老铁头的地方,老铁头还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不好太过分,只是吃窝头喝菜汤,腊肉是一筷子也没动。

随着一个又一个窝头进肚,体力值也慢慢地恢复了上来。吃了六个的时候,体力值已经恢复到了90点,李牧便停了下来,他可不想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饭桶。

李思文终于把他啃的那个窝头吞了下去,噎得面目狰狞,端起一碗野菜汤想顺顺,又给呛着了,咳嗽得鼻涕眼泪齐冒。李牧帮他拍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老铁头见状,龇着一口大黄牙,嘻嘻笑道:“李公子,跟恁说肯定吃不惯,恁还不信。这窝头是恁这等娇贵的人吃的么!现在可见识了?”

李思文被折腾得够呛,心有余悸道:“再不吃了,这窝头,也忒硬了!”说着他看向李牧,道:“这么硬的窝头,你能吃六个,厉害!”

李牧心里苦笑,完了,还是被当饭桶了。老铁头听到这话,替李牧说了句公道话:“李公子,就他上午干的活,吃六个不多,恁不知道,人出力他就饿,饿了就得吃,能出活吃了不白吃,就怕吃了不出活!”

“说得什么我也听不懂。”李思文摆了摆手,不搭理老铁头,向李牧问道:“李牧,我只是好奇啊,你昨天不是说没学过打铁么,怎么今天的活干得这么好,我虽然不会打铁,但也在军器监逛过几回,没见谁把铁锭摆弄得这么方正的。”

李牧当然不能说出系统的事情,只好装憨,挠了挠后脑勺,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把活干好。我以前是真的没打过铁,今天还是铁监正教我才会的。”

“不可能!”老铁头吞下嘴里的窝头,抢过话道:“恁这小子,撒谎脸色都不变,忒不实诚!老铁头我别的不明白,打铁的事情可瞒不住我,你能把铁锭收拾的这么利索,必然是打过铁的。”说着,他眼珠一转,道:“怕是有什么秘法,怕别人学了去,故意不说吧。”

李牧刚要解释,李思文先不乐意了,道:“老铁头,你这么阴阳怪气的干什么?我兄弟都说了,他只是想把活干好,这样也有错了?你没看他累得都躺地上了么?再说了,就算有秘法,防着点不对呀?我早就听说你有给陌刀开锋的秘法,要不这样,你拿你那个秘法来换我兄弟这个,我做主了,跟你换,你换不?”

老铁头赶忙摆手,他那个给陌刀开锋的秘法,是他家祖传的,到他这辈已经是四代了,他也是靠着这个秘法才混到监正这个位置上。大唐军队中,除了骑兵外,步卒中以陌刀队为王牌,陌刀的锋利与否,有时甚至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利。相比之下,李牧熔炼矿石的秘法就远远不如了。毕竟铁锭的需求量没有那么大,只要能供上使用,快点慢点都无妨。

李思文虽然这么说,但显然也不相信李牧是一个新手。李牧也看出来了,他不想因此事令李思文心生芥蒂,便道:“我是真的没有什么秘法,要不这样,下午我干活的时候,铁监正在旁边看看?”

老铁头登时来了精神,道:“当真?”

李思文忙道:“李牧,这可不是儿戏,你若真有秘法,防着点也是应当的,老铁头打了四十年的铁,眼睛可毒辣的很,要是被他学了去你可就亏了,他又不愿意换。”

老铁头听到这话,只是嘿嘿笑,显然被李思文说中了心思。

李牧道:“哪来的秘法,就是早上铁监正教的那些,要是能看出秘法来,那也是我无意中蒙的,算不得我的秘法,无妨。”

李牧已经这么说了,李思文便不再劝,他也好奇李牧是怎么把铁锭打得那么方正的。老铁头是认定李牧有秘法的,当下连饭也不吃了,唤过一个小徒弟收拾碗筷,拉着俩人直奔李牧干活的屋子。

李牧一点也不担心老铁头能看出什么来,一来他自己知道没有什么秘法,再者就算有,他的技能来自系统,老铁头没有系统,怎么看得明白。三人来到炉旁,李牧便按照早上老铁头教的,先生了火,等到温度差不多,填矿石,等矿石开始融化,心中默念使用技能,然后便在技能的作用下,拿铁钳,夹坩埚,浇水淬炼,分离杂质……一套工序下来,与老铁头教得一分不差。

老铁头在旁边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试图找出李牧的秘法,但他失望了,因为李牧从头至尾所有程序都是他教的,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如果非说有问题,那就是李牧做得太好,太标准了!

李思文就更看不出什么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看着老铁头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觉得好玩而已。李思文故意揶揄他,道:“老铁头,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老铁头无话可说,只好干笑,气氛一时尴尬。又待了会儿,老铁头便借故要去督工走了,只剩下李思文一个。李思文见老铁头走了,便道:“李牧,你歇一会儿,干嘛这么实诚啊,你也不嫌累得慌。”

李牧刚好把第二块铁锭搞定,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干活自然要实诚,否则不成了偷奸耍滑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