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血路,脏(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直躲在小小的宫殿之间,姜使君并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知道,燕凛他们的谋算,成事了。

起初走上那条偏僻的御道,她甚至还没有任何这个皇城里发生过一场宫变的感觉。因为四处实在是太干净,也太安静了。

直到她跨上一条拱桥,闻到河水里透出来的味道。

那是浓浓的,血腥味。

这条河流经大半个皇宫,别处死了人,尸体掉进了河里,河水染了血,一直流到了这里,才会给河水染上这种味道。

萧彦走上这条石拱桥时也驻了驻足。

唯独燕凛,像是见过了太多厮杀的场面,一言不发地带着姜使君往前走去。

越是离开他们起初待的宫殿往卧龙殿走,周围路上可见的血迹就越多,没来的及处理的尸体就越多。

今夜死去的籍籍无名之徒的鲜血染红了夜里的花朵,血滴在花瓣上像是眼泪一样地往下落。

盛世繁华,权利更迭,哪里不见血泪啊。

姜使君跟着燕凛,一瘸一拐地走上了卧龙殿。

现在的卧龙殿已经被彻底掌控,里三层外三层,被士兵层层包裹的好像一个粽子。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而一身铠甲的姜疗,就站在卧龙殿门前,等候他们的到来。

今夜平叛,他是冲锋陷阵的第一人。

姜疗看了燕凛一眼,说道:“进去吧,齐王已在里面等了。”

卧龙殿前的台阶黏腻腻的,好像被人泼了一层血,可见之前这里的战况有多惨烈。

但是现在这四周却不见一具尸体。

姜使君看着眼前的台阶愣了愣,抬步想要走上去的时候,却忽然被燕凛横抱了起来。

搂着燕凛的脖子,姜使君惊道:“我的腿早就已经好了,我自己可以走。”

燕凛直视着眼前的大殿,说:“血路,脏。”

脏的路,他来走。

她只要享受他给她织就的荣华与安然就好。

燕凛说罢,抱着她,一步一步地迈上卧龙殿前的台阶,走进了那座即便经过了一场叛乱,也依旧灯火通明的大殿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