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吓走(1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君天涯没有来凌云窟之前,靠着七星刺血大法,便能够和雄霸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就更不用说现在,功力大进,宝刀在手,武技晋级。

用出来,自然是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火麒麟先前因为君天涯比他还凶,还不怕死,本身功力,再加上手中的雪饮刀也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对于这种,不能轻易灭杀,打起来虽然最后肯定是他获得胜利,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的战斗,太没有性价比了,火麒麟一般都是能退则退。

至于说君天涯闯入他领地,盗取血菩提之事,自然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他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他就不相信,君天涯还能将凌云窟据为己有。

至于血菩提珍贵是珍贵,但是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种点心罢了。最关键的是,只要他在,总是还会有的。

所以,他心中其实已经起了退去之心。不想和眼前的疯子打下去。

只不过,这种心思还并不那么坚定。

而随着君天涯最后施展搏命招数,顿时便让火麒麟悚然而惊。

会死!

从雪饮刀,破戒杀生刀法中,火麒麟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

虽然他的鳞甲,火焰罡气防御无双。

但是先前君天涯便能伤到他,就更不用说现在。

而且,这一刀还是冲着他的弱点,也就是曾经被聂英用雪饮刀伤了,留下的疤痕之处,哪里几乎成了火麒麟的罩门所在。

后来于岳碰巧伤到了哪里,便让火麒麟不得不转身就逃。

再后来聂风之所以能够杀死火麒麟,恐怕也是从这里入手的吧。

话又说回来,君天涯这一刀虽然还没有落下,但是火麒麟周身的火焰罡气已经隐隐有些不稳了,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被撕裂,身上的鳞甲也发出铿锵的响声,好似有金铁撞击在上面。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火麒麟当机立断,直接转身就逃了。

这一刻,什么威名,凶性,面子等等统统都被他抛诸脑后了。

生命诚可贵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