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司马师和阿瑜,跟着玄疆进入屋里,同样酒肆的格局,装饰更加华丽奢繁了些。
灯影刻意的低暗,几席屏风后的客人,传出低低啜饮,与窃窃私语。
温暖的酒气一袭上来,子元感觉不了那么多,拉住妻子,就在正对酒柜的一席坐下。
疲惫不适,只觉舌头干涩,旁边的阿瑜,娇唇上也有了丝丝干裂。
他们这一程,纵险奇遇行来,身上衣装已损破不堪,司马师右臂膀大片皮肤,带着血瘀痕露了出来。
阿瑜的发簪歪斜,青丝鬓形凌乱。
玄疆到堂后,过了一阵回来,端上热好酒食的托盘。
“两位是我的贵客,这次我们不忙叙说谈事,你们先食好饮好歇息。”
他接着轻轻一拍手,席后一道折扇屏风,应声轻拉滑开。
露出去往二层的楼梯,雕花精致楼柱,斜挂明黄温暖的灯笼。
“长安不比它处,这里,我们烬流馆备好了上房、沐具。”
他扫量子元和阿瑜一眼,笑言,“在下着仆婢,再送两套合尺寸的更衣来。今夜,便请公子和少夫人休解劳顿。”
说罢玄疆就转身离去,司马师从昏疲中回过神,请他先止步,并问,
“玄先生,不喝一杯么?”
他没有回头,阴影中的一半侧脸,微微动了动。
“不急,还有很多时间。”
玄疆再度消失于堂后,如酒旗般的门帘摇摆了几下。
黄色灯笼光晕打下来,照得已斟满的酒盏里碎影朦胧,阿瑜看着酒水液面发呆。
司马师的疲意已在脑门间敲打,他忍不住喝了一口,瞬间一股冰缓凉意蹿上后脑髓。
这酒入口淡,但其实很烈,他很快放松下来,挨紧了点阿瑜。
“喝吧。”
阿瑜看看他,睫毛眨了眨,盖住下面的瞳影,仰头干了半杯。
一层那另一边,几席同样神秘的客人,喃喃细声,还有若隐若现的婉转低曲。
司马师忽然,就感觉眼前是一场梦境,联想自从跟阿瑜下探阳虎墓后,这世界渐渐开始的疯狂变化……
他被酒意带来的不真实感,不断冲荡着内心。
这时,阿瑜牵住了他的指尖,又满了一盏,递到他嘴边。
“喝吧……”
“都到了长安了,君郎……”
阿瑜的轻语,带着抚慰般魔力,司马师把酒喝净,眼珠里泛红的血丝,不再去多想那些迷乱思绪。
鲜美炙肉、浓郁菜羹,他们饱食畅饮毕,步上屏扇后的楼梯。
二层为他们准备好的房间里,已摆好浴桶洗具等,轻飘着润氲水汽。
司马师退衣入水,热流环绕催涌上头,大脑醺醺然一片空白。
妻子滑软若无骨的双臂,从后边盘抱住他脖颈胸膛,纤纤指尖,挠过血肉之上。
深昏的迷蒙,卷过所有意识,他不受控地闭上双眼,沉降入温暖的黑暗。
一丝颅内的铁骨煞气,还在崩窜着,想让魂魄保持清醒。
但最终也是徒劳,抗拒与警觉消解融散,软绵绵地落进安眠。
…………………………
再醒过来时,眼前一片黑暗,温暖中,阿瑜的体香还萦绕着。
他摸摸身上,柔软舒适,在睡梦中,她给自己换上了新的贴身里衣。
连头发都梳理整齐,束好了发髻。
伸臂过去一探枕边,佳人却是不在,只有残留的娇躯温热。
司马师坐起身,撩开床幔,屋子里的浴桶已撤去,黄木小几上,点着一根幽烛。
蜡盘下面,压着一张纸笺,他用两指将其夹出展开,上面短短一句话,俊婉的小字。
“夜深生急变,不扰君清梦,妾行事便归。”
他摸摸额角,眼睛里血色跳闪几下,无声将阿瑜留下的这张笺收入怀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