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2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装重要物品的包囊,也被她整理好,放在了床的另一边。
他打开翻看一下,之前所获的各种异物都在,包括那本阿瑜最近,一直在研读的《血昭言预》。
他穿上烬流馆给新备好的黑色外衣,行囊绑进腰间,拿起斜在床角的天公剑,凝神感受外在的静暗。
……阿瑜又不辞而别,不过,如果真的特别要紧,她应该会唤醒自己一起。
触摸右腕上的姻记,那宿命缠结的一线,强烈有力。
令他不安的是,如扶苏所言,阿瑜是否被自己的血煞所侵扰,同时,还有深渊血磐眼,那挥之不去的可怕意象。
无论如何……
他闭上眼睛,倾耳聆听。
烬流馆内,安静柔和,但透过坚厚的墙壁,他能隐隐闻感,外面长安城的沉重声息。
如巨兽磨牙一样,一下一下的闷矬。
司马师起身,决定不用再在屋中等妻子,持剑于腰间,出门下楼而去。
馆内,比来时暗了许多,灯笼都没亮,只有楼间堂角几盏细烛燃着。
他踱到与阿瑜用膳的那道席边,向一楼堂屋里瞧去,那几扇屏风还在,只是没有了丝毫人影动静。
“司马公子。”
背后的柜台处,发出话音,他瞬间一扭步转身。
玄疆在台后,换了一袭灰袍,幽魂般静立。
“玄先生。”
他走到柜台旁的席案边坐下,看着玄疆端出来一壶茶,和两个茶杯。
“本来是要与公子畅饮的,但,现在陡生急变,我们就喝点茶吧……”
等他倒上,子元饮了一口,茗香里带着点淡甜。
“这城、这世间………望先生跟我多谈点吧。”子元放下茶杯,眉目低垂瞧着自己手指,“小可有些茫然。”
玄疆喝完一杯茶,笑着对他说,
“公子感到迷惑,是正常的。接下来会怎么样,谁都不知晓……不过,我倒确有两言可说给公子。”
“洗耳恭听。”
玄疆到案另一边坐下,轻抚唇上须,语气一沉,
“如今,人间和异境处于一种,模糊融合之态……想将整个寰宇各界同一归流,哪有这么简单?这第一道坎,便是马上降临的万古生劫,和亿万孽罪的诅咒清算。”
“劫与诅咒么……是下层无数凡常生灵,对神怪仙主们的清算?”司马师心里“嘭”地一跳,他脱口而问。
玄疆手指按着茶杯轻轻摩擦,闪着红光的眼神,如夜中野兽。
“那将是,一切都化作混沌墟烬……那么现在,就需有一个统一天下的人主,与非人的众神鬼们,合力平息疯暴天劫。”
司马师再喝下一杯茶,别过头去看向馆门。
“不过,那是比较遥远的奢望了……眼下,众生需要先活下来、弄清面对的血异灾厄。然后,各方才生息恢复,慢慢凝聚力量,最终……”
玄疆带着深意瞧了子元一眼,
“结束天下三分,决出一个九州人间的共主。”
说到这里,司马师却显得已有点心不在焉,他继续盯着入口的暗红木门,像是忽然发呆。
玄疆咳嗽一声,他才转回头来,两人眼神相交。
子元瞳孔深处,闪了一下似血海般的深色。
玄疆似乎轻叹了下,他垂下双目,默然喝完手中茶,向后退到阴影里。
他对司马师弯腰一揖,
“长安现在迷乱邪难,公子命数在身,也自有该行之事。一切,好自为之……保重。”
司马师站起来,对暗处的玄疆微微鞠身一下,就转头向烬流馆外走去。
“先生说得对,活下去,再看清路……子元深谢先生招待。”
他推开馆门,侧回过一点身来,对玄疆所在处再一拱手,言毕,身子无声滑入门外沉郁的暗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