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四大邪神道(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此前在群战擂台上,樊信就曾是刺杀顾铭栩的疑凶之一,这一回他会为利益背叛,好像也是轻而易举的就被众人接受了。

“我根本就没有做过!”樊信看着那一道道怀疑的目光,心头气苦无限,“你要我说什么啊?”

“是么?”颜月缺脸上的笑容没有温度,他缓缓站起,张开的手掌对准了樊信,“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光线自动收拢,凝聚成了一道灵力光球,涌动的能量令得空间扭曲!

“你不能这样!”樊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更加没命的挣扎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定是个陷阱……”

最后关头,凤薄凉拦住了颜月缺,也令樊信的双目恢复了瞬间的神采。

“我看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颜月缺立时调转矛头,似笑非笑的扫视着凤薄凉:“哦?那薄凉小姐一定是知道什么的了?”

凤薄凉并不理会他的挑衅,照常陈述着自己的看法:“这么说吧,如果他真是卧底,就应该潜伏得再隐秘一些,时不时和敌方互通音信,但他贸然袭击颜冬,暴露了自己,目的何在?”

颜月缺听后冷笑一声:“你们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今天连华灿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如果没有,在他杀了颜冬之后,完全可以继续潜伏下去,然后,一个一个的杀掉基层干将,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杀到你凤薄凉头上的!”

“这一来么,是慢慢削弱我们的实力,二来,也可以让活着的人互相猜忌,军心不稳——”他刻意放慢了声调,“一石二鸟,不是么?”

樊信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颜月缺,你为了要除掉我,甚至都已经编了一个故事!是,你完全可以自圆其说,我还能说什么?”

“所以,你终于肯承认了?”颜月缺顺势紧逼。

正在众人闹得不可开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昂首而入的,竟是那平时从不参与军营事务,每日只是专注于修炼的墨孤城!

颜月缺一见了他,眼中也闪过了片刻的诧异。但很快,他就神气十足的走上前,讥讽之色更甚:“大天才,今天怎么有空出来见见阳光啊?”

“是你们太吵了。”墨孤城冰冷的目光掠过了他,同样是面无表情的在房内环视一周,蓦然抬手,掌心中一道强横劲气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击上了樊信后心!

凤薄凉吃了一惊,欲言又止,颜月缺稍惊过后,嘴角轻扯,一抹阴翳缓慢的攀爬而上。这样也好,就让墨孤城来做这个恶人,到时候就看凤薄凉对他,是否也会“一视同仁”呢——?

其余众人也是震惊得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墨孤城竟然会主动出手击杀樊信!难道他真的只是看不惯众人太吵,这才要来亲手了账?

“哇”的一声,樊信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但令他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他的生命条却并没有被削弱多少。并且除了伤处的略微震痛外,体内的灵脉运转,反而似是更加通畅了!

“喂,你们快看……”有人战战兢兢的指出。众人顺着他的手势看去,就见在地面的那滩鲜血中,此时竟是蠕动出了几只蛊虫。不过似乎是由于强行被驱逐出宿主体外,现在它们看上去都已是气息奄奄。但饶是如此,从一个活人的口中呕出蛊虫,仍是令人阵阵反胃。

“他中蛊了。”墨孤城这时才冷冷开口。

“毒蛊发作的时候,会让他失去自我意识。至于攻击对象,应该只是那时刚好在他身边的人。”

说着,他抬眼望向颜月缺,“你那些以己度人的阴谋论,不如拿去对付敌人。否则除了制造内乱,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众人才隐约明白,墨孤城方才的攻击,并不是要杀樊信,反而是一早看出了他中蛊的真相,是在出手救治他!不过就算是这样,包括樊信在内的房内众人,也没有一个敢就此表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