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破冰(1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别看颜月缺白天在战场上是大有长进,和凤薄凉顺利配合,还施展出了对两人默契要求相当高的合击技,但一到了晚上,他们的相处,却再次变得微妙起来。

这边庭院外,颜月缺正独自静坐休息,凤薄凉走到他身边时,随意拍了拍他的肩,递过一根烟,自来熟的要求道:

“借个火?”

颜月缺眼皮微跳了跳,有几分不情愿的给她打着了火,看着那径自在对面坐下,一脸安然的吞云吐雾,完全就当自己不存在的“妖女”,颜月缺一阵怒火上涌,就像是为了挽回面子般,恨恨的丢下一句:

“别以为你今天立下功劳,我就会对你改观!”

凤薄凉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如果让你改观,可以得到更多积分的话,或许我才会稍稍努力一下。”

这其间,无论颜月缺再三冷嘲热讽,凤薄凉总是自在的吸着烟,时不时就回敬几句直中要害的调侃。这番交锋,颜月缺堪称完败!

“喂,下盘棋吧。”而后,凤薄凉又突发奇想,取出棋盒,在他面前自顾自的铺开棋盘,又将两色棋子各置其位。看她动作的熟练,似乎这就是她一贯的娱乐活动。

“你这妖女又想搞什么鬼?”颜月缺也真是被她这“想一出是一出”,给折服了。

凤薄凉理所当然的回答:“下棋益脑!特别是对你这种成天都在玩阴谋算计的,就更加可以开阔思维了。”将棋子摆布妥帖后,她向颜月缺丢了个眼色:“哎,你不下我自己下了。”

于是,她就这样一人分饰两角,一方固然是进攻凶猛,另一方的回击也是滴水不漏。看着看着,好像那一颗颗棋子都在平面上相继幻化,成为了在战场拼杀的两路兵马。那份血腥,那份惊心,都在这一张静止的棋盘上,被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颜月缺也不得不惊叹于她的棋艺,从起初的随便看看,再到认真揣摩棋路,末了终于忍不住,在凤薄凉为一招反攻犯愁时,他带了点得意的提指在棋盘上敲了敲,主动提醒道:“走这里。”

经过第一次的指点,颜月缺好像也不满足于仅仅做个旁观者。他干脆就接手了靠近自己一侧的白子,和凤薄凉操纵的黑子对战了起来。

要说棋艺,其实颜月缺的棋艺也并不差。

毕竟就像凤薄凉说的,像他们这些擅长谋略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会喜欢一点下棋的。

而棋逢对手,恰如酒逢知己,倒是让两人越来越投机。许多他们不会直接说出口的话,他们的战略思想,他们的人生哲学,就都寄托在了这场棋子的对弈中,在不见血腥的拼杀中,完成着无声的交流。

在颜月缺而言,其实从他们达成那个“尽快击败B组”的协议后,他就已经接受了凤薄凉。战场上的合击技,更是让他们的感情得到了升华。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他难免有一种,自己是“偏离了正轨”的焦虑感。

他知道,现在在外界,正有许多天霄阁的长辈在关注着自己。如果让他们看到,自己和九幽殿妖女卿卿我我……那他们会怎样看待自己?

就算两大势力的后辈已经各自进入了天宫门,可存在于两者之间,那固存千年的仇怨却不会就此泯灭。阁主,还有那些对自己寄予重望的分家长辈,他们能否容忍自己这样的“跨界交友”?

人与世界,本来就是认清自己归一部分,真正能做到又归另一部分。虽然晴蓝已经明确指出,他只是天霄阁培养出的一具精致傀儡,而他也同样认同这一点,但他却并不能因此就立刻放弃多年肩负的责任,马上心无挂碍的只为自己活。

所以,他今晚这再度“傲娇”起来的态度,既是在对自己赌气,也是在对他无力改变的规矩赌气。

他需要一个宣泄口,一个桥梁,一个可以让他暂时忘记两人身份的空间!

就这样,两人下了一盘又一盘。由于实力相当,确是下得相当愉快。种种绝境翻盘的奇招妙技,也足以让观看直播的围棋爱好者大饱眼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