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换个玉簪(一更)(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那人听到程文暄这样说,火气顿时消了不少,甚至用几分同情的眼神看着他,“那也别大晚上的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对不住啊。”程文暄抱歉地对那人道。
那人见程文暄还挺有诚意,便走出自己房间,来到岑清江的房门外,抬手敲了下房门,对立面的岑清江道“这位夫人啊,你要跟你夫君吵架,也等到白天的时候啊,你们两个这样闹,我们可受不了啊,我明天还要赶路呢,这大半夜的被吵得睡不着”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那人见岑清江浑身上下一股冷冽之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心道这女人看着就够厉害的。
只见那人转头看向程文暄,“夫妻之间有什么话好好说,别闹别扭,闹别扭不好那什么,你们夫妻两个好好聊,我回去睡觉了。”
“我跟他不是夫妻。”岑清江终于开口说话。
那人摇头一笑,显然是不信,他还以为这是岑清江的气话罢了,于是同情地看向程文暄,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之后,便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他离开之后,岑清江也是转身回房,不过却没关门,程文暄喜滋滋地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清江,你看,你打也打了,就别生我气了行吗”
“谁是你夫人你这瞎话怎么随口就来呢”
“现在不是,早晚不都是吗”
“再胡说”岑清江瞪他。
“我先跟你解释清楚,我去那醉花楼真的不是寻欢作乐的,你可以去问那里的人,我进去之后就只要了一个雅间一个人呆着,没有叫姑娘,很多人都可以给我作证的。”
岑清江没有说话,她不是不相信程文暄。她是把整件事都想明白了,这是他和秦晔联起手来故意诓自己的,他们在给自己下套而自己竟然真的上套了。
见岑清江不说话,程文暄又接着道“还有啊,那什么你这么生气是因为你以为我真的去青楼找了姑娘,所以心里不舒服吗”
岑清江闻言又是瞪了程文暄一眼,程文暄立刻嘿嘿一笑,“清江,你心里是有我的。”
这话说得十分笃定,而岑清江竟也没有反驳。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去青楼了,以前是我不知道心仪一个女子是什么感觉,现在我知道了,便断不会再去看别的女子一眼了。我现在只恨我以前曾经那么荒唐过,若是人生能重来一次就好了,我一定会守身如玉,老老实实地等着你。”
程文暄这番话说得很是真挚,若是搁在以前岑清江是不会相信他的这些话的,但是在跟他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之后,岑清江对他早已经改观,知道他这番话确实出自真心实意。
“能让我想一想吗”事到如今,自己的心意是如何,再怎么否认,也是否认不了的。要不然,在听到他去了青楼之后,自己也不至于会大闹了去,这实在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
可是自己是岑帮帮主,而他是侯门公子,两个人之间隔着的简直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一个男人一起过度一声,但是如今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去想这件事了。
“清江,”程文暄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十分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岑清江,“微云和秦晔两个人连生死都能跨过去了,难道我们之间还能难得过他们吗只要你点头答应,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我不是那种会说空话的人,你要信我。”
见岑清江沉默不语,程文暄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有得等了。
“那你休息吧,我先回房去了。”
程文暄起身往外走,而就在他的手刚搭上门栓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岑清江的声音,“在岑帮这些年,与我结仇之人甚多,而且多是凶狠残戾之人,可能会连累到你,这样也无所谓吗”
程文暄闻言,搭在门栓上的手顿时一紧,重要的不是她说的这番话,而是这番话背后的含义。
程文暄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满是欢喜,“你答应了是吗”
岑清江移开目光,略有些不自在地道“我答应什么了”
“清江,你要相信,你想到的这一切,我在你之前早就已经想好了。只要你答应跟我一起,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岑清江搁在桌上的双手悄悄握紧,旋即又松开,随即只淡淡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你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啊是答应了吧”自己方才应该没意会错啊。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岑清江起身走到程文暄身边,直接开门将他给推了出去。
程文暄被推出门外之后刚要转身,就听得房门啪地一声就被岑清江给关上了,他只好隔着房门对立面的岑清江道“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啊。”
程文暄在门外站了半晌也没能等到岑清江的回应,只好转身回去自己房间睡觉了。
不过程文暄这一夜却没怎么睡着,岑清江下手着实不轻,他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哪儿哪儿都疼。心中暗自想着,这以后可不能再惹恼了清江了,不然自己只怕是小命难保。想到这里,他又是高兴起来,以清江那么冷淡的性子,方才她说的那番话已经足以证明她是答应自己了吧
司微云对昨天晚上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也很好奇,一大清早吃了早饭就往客栈去了。
可不料刚在客栈门口下了马车,就遇到一个熟人。
那人看见是司微云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随即神情便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最终还是司微云先开了口,“展姑娘,真是许久没见了。”
展筠本是来这附近的一家药铺买药材的,也没想到会遇到司微云。其实在这之前她就已经听说司微云的毒已经解了,性命已是无碍。如今见着司微云脸色不错的样子,更是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她为自己感到悲哀,本以为就算殿下娶了她也没什么,左右她都是要死的,到最后能陪殿下走过这一生的那个人仍会是自己。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的毒竟然真的解了。那之前自己做的那一切又算什么自己为了嫁给殿下,费尽全部的心里去医治那些病人,这神医二字的背后,是自己的日夜不眠,好不容易赢得了这样响亮的好名声,达到了皇上的要求。可是眼下看来,这一切竟都是白费了。
“微云小姐。”展筠不自在地唤了一声。
只见司微云淡淡一笑,“如今我已嫁人,展姑娘再这样唤我就不妥了。”
展筠闻言一滞,难道自己要唤她五皇子妃吗自己唤不出
而司微云却根本没有要跟她继续攀谈的意思,“我还有事,就不跟展姑娘多聊了。”说罢,司微云转身进了客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