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区别(二更)(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是陪程文暄和岑清江出去玩儿了怎么这么早回来”秦晔将手里的书稿搁在一旁,抬眸看着司微云。
“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我怎么能打扰”所以就找借口先回来了呗。
秦晔勾唇一笑,“那程文暄可得好好谢谢我。”主意可是自己帮他出的。
“晚上我想回沈府陪祖父一起吃饭。”司微云缓缓走到秦晔的身边,“你跟我一起去吧。”
眼下,司微云和秦晔之间相处的气氛还有些微妙。秦晔虽仍是十分关心司微云,出门的时候也是处处照顾,可举止却没有以前亲密了。秦晔这是在故意告诉给司微云,之前她隐瞒自己事情真相的这件事,他还没有完全消气呢。
所以此时司微云跟秦晔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轻哄的语气的。
“好。”生气归生气,可这种陪着回娘家吃饭的事情,也还是要一起去的。
司微云也不点破他的心思,之前的确是自己故意骗了他,他生气是应该的,换成自己,自己也会跟他一样生气。所以,她愿意哄着他,讨好他,就当是赔罪了。
待时辰差不多了,司微云便是回房去换衣服,准备跟秦晔一起回沈府吃晚饭。
秦晔则在书房里等着她,只是还未等到司微云出来,就有下人快步进来禀报说展姑娘那边出事了。
“启禀殿下,医馆那边的人说有人在医馆里闹了起来,展姑娘喝醉了不理事,如今医馆那边都闹成了一团,他们没法子,想让殿下过去看看。”
秦晔闻言起身,皱眉道“展筠喝醉了”这大白天的喝醉了
“是,医馆那边的人是这么说的。”
司微云刚从外面进到书房,正准备叫他一起走了,却正撞见秦晔脚步匆匆地要从书房出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展筠的医馆出了事,我过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
“你还是在家里呆着吧,有人在那里闹起来了,万一再伤到了你。”
“有你在,怕什么,走吧,我跟你一起。”
二人这才一起乘了马车去到展筠的医馆。
“本来答应好了今天陪你一起回沈家吃饭的,只是展老离开京城的时候托我好好照顾展筠,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能不过去看看。”
司微云闻言侧头看他,“不用跟我解释,我都明白的。”
二人下了马车进到医馆时候,医馆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桌凳都被推倒在了地上,药架上的药材也都是撒了一地。
展筠捂着脑袋站在那里,手指缝里在流血,好像是被伤到了。
看到秦晔过来,展筠眼睛有光芒闪过,可是待看到紧随他身后进来的司微云,那眼中的光芒又暗淡了下去。
“没事吧”秦晔走到展筠身边问道。
“没事。”
而此时司微云已经看向旁边医馆里的小厮,“怎么也不帮展姑娘止血上药赶快端清水过来,伤药也一起拿过来。”
“是,我这就去拿。”
清水很快端来,伤药也拿了过来,司微云扶着展筠坐下,而她自己也在展筠身边坐了下来,为她上药止血,包扎伤口。
秦晔见状则询问其他人,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却原来是一个在采石场干活的男人不小心被石头砸伤了手臂,整个骨头都断了,十分严重。因为之前展筠被传有神医之名,所以就把他送到这里来医治,结果一路赶来这里之后,却被告知展筠今日不出诊,让他们再去别的医馆,那妻子急怒之下,便在医馆里闹了起来,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展筠脑袋上的伤,也是被那个女子用茶杯给砸的。
现在那男人已经被带去别的医馆医治了,只是这个女人伤了展筠,医馆里的人便扣住了她,不许她走。
“你想怎么做若是报官的话,这个时候京兆府尹应该还在衙门里。”秦晔低头看向坐在那里的展筠。
“报官就算了,他们也不容易,一时急了也是有的。”展筠轻声道。
“真的算了”秦晔再次跟她确认。
“嗯。”
秦晔这才走到那女人的面前,“若不是展姑娘大人有大量,你少不得要在牢里蹲上几个月的。还不快走,以后别再来找麻烦了,不然下次可不止是报官那么简单了。”
那妇人原本也是急怒之下失了理智,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心里是十分害怕的,听到秦晔这样说,忙不迭地点头,“是,以后再不敢了。”
医馆的人这才放了那妇人出去。
司微云此时已经帮展筠包好伤口,“我看展姑娘你精神似乎不大好,还是先回去歇几天吧。”
她身上的酒气如此浓重,司微云自然闻得出来,也大致猜得出她为什么会在大白天的喝酒。
“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怎么大白天的喝酒”秦晔皱眉问道,同时也有些好奇。展筠并不是贪杯之人,怎么却大白天地喝醉了着实有些奇怪。
展筠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司微云,自己为什么会喝酒,只怕司微云也是心照不宣吧,就只有殿下还能用不解的语气问出这样的话来。
她无法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