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傅丞玺用力咬了下下嘴唇,继续开始寻找
忽然,他看见自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脚印
风刮起杂草掩盖住了它,傅丞玺小心的扒开杂草,脚印浅浅的,几乎分辨不出,傅丞玺心跳得有些快,她来过这里!!她跑了这么远!她在哪儿,会在哪儿?
傅丞玺向前跑起来,终于在一堆杂草中,晃眼看见了一丝血迹
这血迹在光照下,异常刺眼,傅丞玺小心翼翼的扒开杂草。见得一个人的头顶,满是泥土的头顶。
顾不得一切,傅丞玺把手机丢到一旁,伸手卡住她的胳肢窝,将人抱了起来,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柳暗花那张满脸是血的脸以及肿的老高的额头和眼睛
傅丞玺急切的呼吸着,把她平放在地上,伸手探她的脉搏,万幸,脉搏还算平稳,又拿手机检查了她的嘴巴和鼻腔有没有堵塞物
接着简单的摸了下她的四肢有无骨骼断裂
见她衣衫凌乱,傅丞玺脱下自己的外套,盖住她的身子,把她横抱起来,观察了下地形,尽量往平稳的地方走。
边走边拨通香姨的电话“妈,我找到柳暗花了,你让大家休息一下,让医生准备好,我们在自行车那里集合”
香姨连连答应着,眼睛里已经是泛起泪花转身拍拍柳奶奶“姨,别担心,丞玺找到花花了”
柳奶奶长舒了口气,坐到了地上
整个村子的人还有几个警察都站在路边等待
没人说话,气氛紧张
不一会儿,就见着满头大汗的傅丞玺,怀里抱着一身血的人走出林子。
“我的孙!!”柳奶奶就要扑上前
香姨忙拉住她“姨,您别急,先让医生看”
傅丞玺把柳暗花轻放坐在路上,让她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
刘医生立即打开医药箱,开始检查柳暗花的情况
漫长的时间过去,刘医生呼了口气开口“还好,目前来看只是昏迷了,不排除脑震荡的可能,我先给她的外伤做处理,然后马上送去大一点的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闻言傅丞玺紧绷着的脸才稍稍有所缓和,柳奶奶和柳爷爷这才过来拉起柳暗花的手,已是泣不成声
傅丞玺温声道“柳奶奶,您别担心,我和柳爷爷马上把她送去这边的市医院做检查,您和我妈妈先回去休息,明天天亮以后再过来”
香姨闻言扶起柳奶奶“姨,没事的,丞玺和叔马上就花花去医院,我们先回去,明天我再和您一起去医院看望,我们现在也得回去给花花准备些衣服和日用品”
柳奶奶闻言这才点头,大家分成两路。
柳爷爷背着柳暗花,傅丞跟在身后,刘医生和香姨以及柳奶奶和村民们往村里走,村民们都是看着柳暗花长大了,见如今这情况,有的不禁抹泪。
飞机飞往德云市
飞机上柳爷爷抱着柳暗花,苍老的眼睛里满满的担忧
德云市医院
深夜里柳暗花在市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轻微脑震荡,脚底不知道踩了什么,裂开条长口,傅丞玺让医生给缝了免拆线的针。
其他的伤口皆做了处理后,挂了氧气,傅丞玺和柳爷爷坐在病房里,看着柳暗花没有血色的脸,两人皆面色沉重
“丞玺啊,刚才匆忙,真的谢谢你了!没有你我这个老头儿,真不知道怎么办”
柳爷爷颤声道
傅丞玺忙应“柳爷爷,您别这么说,这是应该的”
“哪有什么应该的,你们特意开了飞机回来,把乱成一团的事处理得井井有条,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我和傅哥几十年的交情了,没想到有一天,你们家还救了我孙儿一条命”
“柳爷爷,我爷爷这辈子,就您一个知心朋友,两家早已如同亲人一般了,柳爷爷不必往心里去,我让护士给您安排了床铺,您先去躺一躺,我先守着”
柳爷爷想要推辞
“柳爷爷,您知晓她的性格,若她醒来,看着您满是血丝的眼睛,她会难受的”
说到柳爷爷心里,柳爷爷这才愿意起身休息
傅丞玺坐在病床前,穿着的紫色衣衫上沾了泥土
他低着头,用力咬了咬牙
再抬头时眼睛里的戾气褪干净,温柔的注视病床上的躺着的人

章节目录